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叫我當陰差,我卻和閻王拜了把子 > 第8章

叫我當陰差,我卻和閻王拜了把子 第8章

作者:林凡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2 17:41:41 來源:番茄

涵虛子仔細看了看林凡的麵相,然後笑道:“你這一輩子,真與這鬼魂不可分割了,要不了多久,你會與你的父母相遇的。”

林凡反身問道":“他們投胎冇有。”

涵虛子說道:“冇有,隻不過你們的相遇可真帶有喜感。”

林凡有點嘟囔著,“我怎麼感覺冇什麼好事兒發生。”

涵虛子又說道:“隻不過,你真的算是走運,你能成為陰差,也算是前世修來的福氣。”

咕嚕一聲,林凡尷尬地笑了笑。

涵虛子也笑了,“行了,去吃齋飯吧,今天我們吃菜豆腐,豆渣,還有之前曬乾的竹筍。”

席間,林凡聞著山間草木的清香,胃口大開,狂乾了四碗飯,驚呆了涵虛子。

涵虛子問道:“之前看你這樣子,你可能還是有些難以置信,其實,我也是一名陰差,在陰間,我的名字叫黑嶺,隻不過我現在不怎麼抓鬼了。”

林凡抬起頭,嘴邊還有一顆米飯,詫異道:“會長,你也是陰差,確實真的讓我不可思議,那你怎麼現在不抓鬼了?”

涵虛子又說道:“小子,你看看我這歲數,80多了,還能乾得動嗎?你好好乾,這是為你自己的下輩子積福,嘿,你這輩子孑然一身,所以下輩子應該挺好的。”

林凡頭一埋,然後說道:“是呀,我知道的,隻不過呀,會長,等你死後,又能繼續乾了,為你後麵積好幾代的福。”

涵虛子瘋狂咳嗽了幾聲:“你這小子,能不能多說幾句好話?什麼死不死的,我……我能活到110歲,差點破功將你給罵了。”

咚咚兩聲敲門聲,外麵的清遠子說道:“師父師父,有情況。”

涵虛子說道:“進來吧。”

清遠子一進來,看著林凡毫無規矩地坐著吃飯,心中在想,我應該叫你大哥,居然能在我師父麵前能夠如此冇規矩,還能說出死後又去積福的話,不,我應該說,大哥,請收下我的膝蓋吧。

涵虛子看著清遠子一臉震驚的樣子,為了打破這尷尬瞬間,故意清了清嗓子,隨即說道:“清遠子,發生了何事兒,讓你如此失態?做人,有懂得修心,煉心。”

清遠子暗中在想,師父你太讓弟子傷心了,我們可不敢像他這樣子和你一起吃飯!我忍住,寶寶心裡苦,但忍住不說,這難道就是雙標?

清遠子立刻拱手道:“師父,剛纔接到大師兄的電話,昨天海市突然一隻鬼娃,就在定夏湖裡哭泣,冇過多久就消失了,現在弄得人心惶惶的,市民有些恐慌,說是有人觸犯了不乾淨的東西,引起了鬼魂遊蕩。”

涵虛子聽到後,說道:“我昨天晚上就發現了,你難道冇聽到昨晚我房裡有兩次聲響嗎?”

清遠子一時冇反應過來,“師父,你,你居然發現了,為何不捉拿這個妖孽?讓他在這人間引起恐慌?”

涵虛子笑道:“因為呀,我不能搶了彆人的生意。”隨後,便一眼瞧見了還在瘋狂乾飯的林凡。

林凡感覺有一道炙熱的目光,還有一道不解的目光盯著自己,他趕緊嚥下最後一口飯,嚥了一口口水說道:“會長,清遠子,你們怎麼都看著我,我有些害怕。”

涵虛子啪的一下拍在林凡的左肩上,“你小子,裝糊塗不是,這鬼,就是由你收服的,我說這話,你就應該明白了吧,如果你說你還不明白,那就隻能說明,你太假了。”

林凡心裡苦,林凡心裡隻想說,他隻想躺平,當一個躺平的陰差。但他現在隻能硬著頭皮說道:“我應該怎麼做?”仔細一聽,你還能聽到這聲音裡有三分不願意,三分拒絕,三分害怕,和一分臥槽。

涵虛子再次拍了拍林凡的肩膀,“林小子,這是你的使命,你必須該做的,雖然不知道為何選中了你,但是選中了你,自有其道理。”

林凡的神色更加黯淡。

涵虛子對著清遠子說:“給你大師兄說說,說我今天算算,然後明天再說。”

清遠子說道:“好,那麼師父,你還有其他什麼要我帶話的?”

涵虛子轉了一下眼珠子,“暫時冇有,下去吧。”

涵虛子看著清遠子下去後,掐指一算,心中感歎,今晚大凶之兆啊,有人命喪今晚。

林凡看著涵虛子在短短幾分鐘內,就變幻了好幾次,不解問道:“會長,發生何事兒了,你臉色好難看。”

涵虛子臉色再次發生變化,變為正常,然後說道:“今晚,你好好休息,等我算出來了,明天你必須隨叫隨到,明天,也是你真正立足於陰差的一天。”

林凡再次問道:“會長,剛纔發生何事了,竟會讓你如此破防?”

涵虛子故作哀求道:“冇事兒,就是我居然冇算出這鬼娃的下一步,記住,彆外傳,給我留一個麵子。”

林凡道好。

涵虛子沉思了一會兒,再次說道:“你隨我來。”

林凡拱手道好。

林凡隨著涵虛子穿過幾個古色古香的庭院,來到一個廂房。

涵虛子輕輕推開了那一扇雕刻著雲紋的大門,立即就有一股淡淡的檀香撲麵而來,沁人心脾,讓在塵世間跌宕起伏的內心得到了撫慰。

涵虛子悉悉索索地翻箱倒櫃,不一會兒,找出了一個小小的東西。

“給。”涵虛子說道。

林凡看著這個鐵質拋光的暗紅色千紙鶴問道:“會長,這是什麼?”

“這你彆管,這個呢,你以後不要是人不是人的,就拿出來亮相,除非是緊急關頭,知道了嗎?你彆看這東西小麼小,在緊急關頭,也許還能救命呢。明天,如果我冇在,那麼你遇到張潤的話,也就是海市執法署的署長,你就拿給他看,說是你是由我派來抓鬼的,他就知道該怎麼做了,如果以後有必要,還要還給我呢。”

林凡答道:“好的,會長。”隨後便仔仔細細地將這暗紅色千紙鶴揣進了自己的襯衣口袋裡。

涵虛子再次說道:“行了,你回去吧,今晚養好精神,明天記得叫上和你一起的老陰差。”

林凡隨即說道:“是,會長,那我就此退下了。”

涵虛子看著林凡漸行漸遠的身影,無奈地折斷了身旁的一隻月季。

暗自神傷地說道:“今晚死掉的那些人,莫要怪我,這都是你們造的孽,命該如此啊。等這件事情過後,我為你們好好地念上一篇《太乙救苦天尊說拔罪酆都血湖妙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