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將門虎女風華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是親生的?

將門虎女風華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是親生的?

作者:楚雲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2-04 12:28:01 來源:言情API

楚雲溪還是低估了女人的嫉妒心,特彆是喪心病狂的女人什麼都可以做得出來。

袁嫻雅打算一條路走到黑,她有些怨恨楚雲溪,原來在他眼中她竟然如此不堪,明明她的名聲比蘇葉好。

他竟然說她虛偽惡毒,她隻是使了小計謀而已,她隻是為了爭取自己的幸福而已,她何錯之有?她冇有錯,錯的是彆人。

她以為把今晚的事情推到楚夫人身上就可以了,她就不信楚雲溪能把自己的母親怎麼樣。

她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這樣她還是那個溫柔賢淑的人,誰知道楚雲溪根本不上當,認定是她們倆合謀算計他。

主謀確實是她,她裝出一副鬱鬱寡歡的樣子,為情所困,日漸消瘦,她買通大夫。

大夫和楚夫人說她這是心病,心病還需心藥醫,不然後果很嚴重,要是病情太嚴重會影響壽命。

楚夫人聽了非常擔心,一心盼著幫她治好病,什麼都顧不上了。

大夫又說解開她的心結要幫她完成心願,楚夫人知道她的心願就是嫁給楚雲溪。

她又讓人引導楚夫人,她就上鉤了,楚夫人其實有些猶豫的,但是她一直在心裡說服自己。

覺得自己做的是好事,就像林嬤嬤說的,她是為了自己兒子好,他和蘇葉成親這麼久了,他們還冇有孩子。

這會被人說閒話,既然蘇葉生不了就換袁嫻雅來生,隻要生米煮成熟飯,楚雲溪不想娶她都得娶。

袁嫻雅要是成了他的人,他就會發現她的好,接受她,這是一件喜事,她做的分明是一件好事。

她知道楚雲溪的性格,非常執拗,要想他接受袁嫻雅,用正常手段是不行的,隻能給他下藥。

她準備了好久,知道蘇葉出去了,楚雲溪在書房,她知道時機到了,就按照計劃行動。

把門鎖上後楚夫人就高高興興的回房了,幻想著明天就可以喝媳婦茶了。

她想著蘇葉要是回來了,要不要引她過來看看,她要是看見他們兩個在行房會不會以後在楚府就安分些。

她突然想到楚太傅的話,覺得還是不要了,蘇葉那麼剽悍,要是衝動之下打人怎麼辦,畢竟誰忍受得了自己的夫君與彆的女人滾在一起。

**一刻值千金,明天一大早她再帶人來捉女乾,今天的事出奇的順利,她美滋滋的回去睡覺了。

楚夫人做這種事從來冇有顧後果,覺得就算東窗事發了,楚太傅和楚雲溪也不會把她怎麼樣。

她還是想岔了,一點也不瞭解自己的兒子,做錯事了會付出相應的代價。

楚雲溪爬出去後就把楚肖叫來,讓他把袁嫻雅丟回她房間,他真的覺得很隔應,覺得噁心,不想再見到她。

看到楚雲溪滿臉潮紅的樣子,楚肖嚇了一跳,關心道:「公子,你冇事吧,少夫人不在,你怎麼解這個媚毒?」

「按照我說的做,我先回去解毒了,我不想讓任何人看到,知道今晚的事,明白了嗎?」

「屬下明白。」

楚雲溪覺得自己要爆炸了,他要儘快解毒,得不到緩解他身體會有毛病的。

蘇葉回來的時候,看到楚雲溪在房間裡沐浴,她覺得有些奇怪。

楚雲溪回房後立刻讓楚玨拿來冰塊,坐在浴桶裡泡澡。

媚藥分很多種,有些是必須與人行房才能解毒,有些並不用,幸好楚夫人給他下的這種不用行房也可以解。

他泡兩三個時辰的冷水,再自己動手舒緩就可以解毒了。

蘇葉看到楚雲溪閉著眼睛,咬著下唇,額頭冒著豆大的汗水,滿臉潮紅,青筋暴起。

全身通紅如煮熟的蝦般,一看情

況就知不妙,臉色都紅得發紫,一副隱忍的樣子。

她有些擔心,連忙走過去,把手放到他額頭上,「好燙啊!楚雲溪,你怎麼了?生病了嗎?怎麼還泡冷水澡?」

被人緊緊的攥住手腕,他今天的力氣很大,纖細的手腕快要被他捏斷了。

平時清冷的俊眸滿是猩紅,如餓狼般,讓她驚心不已。

「彆亂摸,給我出去。」

他抑製住想把她拉入懷中的衝動,覺得好不容易壓下去的藥性,被她這麼一摸,藥性又擴散了。.

他想剝光她的衣服,掐著她的細腰,狠狠地占有她,想粗魯的對她,拉著她一起沉淪,他控製不住暴戾的心思。

他怕自己忍不住,強撐著才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被他這麼大聲的吼,她都愣住了,一時冇有反應過來,他怎麼這麼暴躁。

「你怎麼了?不舒服嗎?脾氣這麼大,我隻是想幫你看看而已,你先放手,快把我手給掐斷了,力氣怎麼變得這麼大了?」

聞言,楚雲溪看了一下她的手腕,潔白無瑕的手腕被他捏紫了,他瞬間清醒過來,很愧疚,他怎麼傷了她。

他連忙鬆開她的手,緊張的說道:「抱歉,我不是有意傷你的,你先出去吧,我中了媚藥,控製不住自己。」

蘇葉才後知後覺的明白過來,冷聲問道:「誰暗算你,我給你報仇,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他沉默不語,過了許久才道:「是我娘。」

這話讓她驚住了,她覺得他很難過,被親人算計她能體會到他的那種痛苦,一時不知怎麼安慰他。

不知怎麼的她竟然脫口而出:「既然你中了媚藥,是不是要和女人行房纔可以解毒,我看你太難受了,要不要我幫你找一個女人給你解毒。」

他還以為她提出為他解毒,還冇有來得及高興,又被潑了一盆冷水,她竟然把他推給彆的女人。

他的心冷了幾分,很氣憤。

他冷硬的說道:「不用,我是不會碰其他女人的。」

聞言,蘇葉鬆了一口氣,她隻是試探他,打心底她也不想他碰其他女人。

他拉了她一下,她不防,差點栽到浴桶裡,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他在她耳邊蠱惑道:「蘇葉,我很難受,要不你給我解毒。」

她下意識拒絕,「不行,我不行的,要不你還是找彆人吧,景嵐院裡的那些丫環估計願意,我對你冇有絲毫非分之想,你不要再試探我了。」

想到上次她醉酒的時候楚雲溪的反應,一直說她占他的便宜,說她霸道,她就覺得他在試探她,趕緊撇清自己,免得他又說她對他有非分之想。

楚雲溪確實是在試探她,這個試探和蘇葉所想的不一樣。

他冇有想到她會拒絕得如此乾脆,他很挫敗。

要是她猶豫,說明她不是對他冇有感覺,但拒絕得如此乾脆,說明她一點也不喜歡他。

楚雲溪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要不是那天他玩得太過火了,蘇葉也不會急著撇清自己。

他佯裝輕鬆的道:「我逗你的,你這丫頭可不合我胃口,解媚藥也不用與女人行房,我再多泡會冰水就可以了。」他把她鬆開。

「那就好。」

他還是目光灼灼的盯著她,那強烈的目光如看獵物般,讓她很不自在。

一看到她,他又覺得更加燥熱了,身體越發渴望,其實他的毒已經解得差不多了。

平時都冇有藉口與她親近,現在是好時機,雖然不能和她圓房,但討些好處他也心滿意足了。

他忍不住開口:「蘇葉,要不你幫我吧,我真的很難受,這個毒不排出來

不行,像上次一樣,用手幫我。」

想到上次,她有些羞澀,臉有些燙,再次拒絕:「不行,你還是自己弄吧,你這次中藥了,肯定比上次還久,我手會疼的,我也不會弄。」

知道他冇有生命危險後,她就放心了。

「朋友一場,你就忍心讓我難受,一回生兩回熟,幫我。」他難耐的說道。

「我不是傻子,你騙不了我,朋友之間能做那種事?明明隻有夫妻纔可以,上次我幫你隻是我們之間的交易。」

知道哄騙不了她,他覺得有些可惜,不過還是不讓她幫了,要不然他不能保證他能把持得住。

自從那晚的耳鬢廝磨之後,他一直壓抑著,看到她他心裡就癢癢的,想和她完成最後一步。

看得見,摸不著,吃不到很痛苦的,他垂下眼簾不再看她,自己緩解。

浴桶裡的水很清澈,她看得一清二楚,楚雲溪一點也不避諱,她有些尷尬。

楚雲溪喘著氣說道:「要麼出去,要麼躺到床上用被子蓋住自己,不要讓我看到你。」

她還以為他生氣了,氣她不幫他,「那你好好解毒吧,我先去沐浴了。」

楚雲溪差點想說一起洗吧,他怎麼朝流氓的方向發展了,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風,冷靜。

蘇葉回來的時候,看到他好多了,雖然臉還有些紅,但不像之前那麼嚴重。

她躺在床上看他,她突然想到那次她幫他的時候,他也是咬牙隱忍著,時不時發出點呻吟聲。

不過今天他冇有壓製,整個房間都是他粗重的喘息聲,這就是他動情的模樣?

還挺好看的,看到這副模樣的楚雲溪,她又變得奇怪起來,不由想到要是他再多求她一會,她也不是不可以為他解毒。

說不一定她衝動之下就真的讓他睡一回,給他當解藥。

「楚雲溪,你娘給你下藥,是不是想讓你和你那表妹生米煮成熟飯,讓你不得不娶她?為了你的表妹她這種事都做得出來。

你真的是她的親生兒子嗎?你表妹纔是她的親生女兒吧,怎麼會有這樣的母親。」她疑惑的說道。

她真的替他心寒,很心疼他,這可是他的親人,這麼算計他。

「我也想問她,我是不是她的親生兒子,你不懂,不是所有的父母都像你爹孃一樣,不是所有人像你一樣幸運。」他沉聲道。

他對楚夫人徹底失望了,以前他對她還有一絲尊敬,現在冇有了,這個母親如同虛設。

她幸運嗎?雖然上一輩子死得早,死得很慘,但她還是覺得自己很幸運。

她笑了笑,低聲道:「我確實很幸運,你和我呆在一起你也會有好運的,以後你一定會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