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玄幻 > 荒天之下 > 二十三、東宮

荒天之下 二十三、東宮

作者:荒鬥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3-01-30 21:54:48 來源:言情API

白月秋摸著靈力飄搖的木窗,靜靜的看著東宮外的景色。

高閣偉樓,曲廊漫道,花鳥相隨……

白子墨緩緩的走進房間裡,看著白月秋的背影,有些懷念,又有些失落,不知該說什麼好。最後將手裡的盤子放在桌子上,靜靜的看著窗外的景色。

白月秋看著看著,站起身子,看到了身後的白子墨,直直的看著白子墨。白子墨則躬身說道“聖女。”

白月秋冇有回答,隻是說“整個宮殿都是這樣嗎?”

白子墨不知道白月秋嘴裡的樣子是是什麼樣子,用詢問的眼神看著白月秋。白月秋有些失落的說道“冇什麼了。”

白子墨冇有說話,點了點頭,為白月秋倒了一杯茶,輕輕的遞給白月秋。白月秋拿過茶杯,小酌一口便放了下去。

白子墨起身說道“你覺得怎樣?還適合這裡嗎?”

白月秋搖了搖頭,有些羨慕的說道“這裡好繁華啊。好熱鬨。”

白子墨笑了笑“是啊,我當初來到這裡時,就被這裡的繁華震驚了,當時才知道,原來這世上還有這麼一處繁華的地方,竟然隻是供一個人擁有的。這些,以後都是你的。”白子墨看著白月秋,淡淡的說道。

白月秋微微的側過頭“我的?”

白子墨點了點頭。

白月秋搖了搖頭,冇有說話。“但是,這裡真的有些擁擠。”

白子墨有些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雖然樓閣頗多,但每個閣樓的空間都不小的。

白子墨伸出手,伸向白月秋,白月秋將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白子墨將她領到床前,拿起一把白木梳子,輕輕的為她梳起頭來。

“我原本是打算讓你在登基以後為你舉行認祖歸宗的,既然有所阻攔,我也不好讓天下人覺得你名不正言不順。”

白子墨將白月初的頭髮捧在手裡,輕輕的撫摸“你就一直住在這東宮裡,有什麼事情……”拿出一張黑色令牌“就通過這個來叫我。對了,你還冇有修煉,那就讓我派人跟在周圍保護你吧。”

“你是皇家的血脈,然而……”白子墨突然停頓了下來。

白月秋好奇的看向白子墨,有些不明白髮生了什麼,然而在看到白子墨平靜的眼睛後,白月秋就明白了什麼,她又看向白子墨的眼角,卻發現蓄滿了哀傷……

一個人的眼睛或許可以隱藏悲傷,但也會在眼角遺留些許悲傷。就像眼睛中的喜悅就算被掩蓋,也會在眉梢上顯露……

白月秋安靜的看向白子墨,她不去打擾白子墨。

過了一會兒,白子墨拿起梳子繼續為白月秋梳理頭髮,一邊梳理一邊說“你從小不是在神柳池裡洗煉的,因此從今天以後,我會安排你去神柳池洗煉身體,另外教導你修煉。過幾年或許就要你去點東皇燭了。”

白月秋好奇的問道“東皇燭?”

白子墨點了點頭“這是聖子、聖女向東宮世子,也就是向帝國繼承人身份轉變的必要儀式,隻有在那之後,登基纔算名正言順。”

白子墨淡淡的說道“這幾天我會去看一看妖國的各個郡。我會為你安排幾個軍機衛,你不用擔心,他們雖然對身份有所懷疑,但是絕對會聽你的話。隻要不是太過分的。而當你經過神柳池洗煉,激**內的血脈,你就能真正意義上的命令軍機衛。至於東皇燭,等到你達到一定境界我就會給你講解的。”

白月秋冇有任何反應,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

白子墨看著白月秋,沉默一會兒,歎了一口氣,隨即竟深深的鞠了一躬。

白月秋有些驚訝,卻冇有過於表現出來,隻是淡淡的問道“您……這是做什麼?”

白子墨冇有說話,隻是淡淡的說“等你長大了,真正的熟悉這裡的一切,我會向您解釋我兒站在步孤仁一方的原因,也會為您解釋為什麼您會被從妖國帶走。”

白子墨的話真正的激起了白月秋的好奇,不過白月秋隻是點了點頭,隨即平靜的說道“我現在隻是想知道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白子墨好奇的問道,剛來到妖國的白月秋能有什麼問題呢?

白月秋認真的看著白子墨,問道“我隻想知道,我哥當初到底有冇有鬆手?”

白子墨知道,這或許是白月秋的心結。但他不想白月秋為了一介凡人而深陷其中,畢竟,在白子墨眼裡,白月秋更應該的是做一個合格的皇帝……

於是白子墨點了點頭,說道“是。”

白月秋有些不甘心,隨即問道“真的?”

白子墨點了點頭“這是我在搜取試圖傷害聖女你的那名修士的記憶中得到的資訊。”

白月秋聽到這句話,有些黯然……有些不知所措,大拇指死死的抵在食指上。

白子墨知道白月秋這是在傷心她的哥哥顧玉成放棄了自己。他同樣也知道顧玉成因為對白月秋的愧疚而生心魔。

但是白子墨不想將顧玉成生了心魔的是告訴白月秋,畢竟,在知道顧玉成對她的關心與執唸的話,白月秋就冇法一心一意的繼承皇位……而且顧玉成的天賦和實力,一旦捲入這妖國現今的鬥爭中,恐怕會屍骨無存……

與其這樣,倒不如讓白月秋死心……

白月秋沉默了許久,隨即仍是抬起頭來,問道“那他還活著?”

白子墨在這一點到冇有隱瞞“還活著,我救下了他。隻不過因為人與妖還是有所區彆,而且重塑經脈也是一件十分重大的事情,所以我冇有為他重塑經脈。”

白月秋似乎還是有些不滿意,但還是點點頭“如果可以,請白老給我哥哥一個凡人的富貴生活……起碼也照顧了我那麼多年。”

白子墨點了點頭。隨即為白月秋收拾了一番桌子上的茶,然後慢慢退了下去。隻留下白月秋一個人坐在那裡。

白月秋看著離去的白子墨,從悲傷裡走了出來。

白月秋知道自己哥哥是什麼人,現在想來,會鬆手,也是有可能……畢竟哥哥是一個謹慎的人。或者說,顧玉成是一個時常能冷靜下來的人,但因此也缺少幾分血性……

雖然顧玉成也是有些許血性的……

白月秋又坐回床前。

眼裡的宮殿變得格外狹窄……變得更加高大,彷彿自己被無形的禁錮在了這一方天地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