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青春校園 > 胡楊林 > 第10章

胡楊林 第10章

作者:白勝男傅睿 分類:青春校園 更新時間:2023-01-08 02:20:17 來源:番茄

“傅睿,你作業寫完了嗎?”

已經進小區了,白勝男叫住他問。

“冇。”

“那個……我能不能跟你一塊寫,有幾道理綜的題,我不太明白。”白勝男說。

“行。”傅睿答應的很爽快,“那你上去拿包吧。”

“啊?”

“啊什麼啊,快點兒。”

“哦。”

十分鐘後,白勝男和傅睿一塊在他的書桌上開始做題。

“哎,你看這題啊,求物塊移動的加速度,我受力分析的話,是可以求出來,但過程這麼大一堆,太麻煩了。是不是有什麼簡便演算法啊?”

冇有得到回答。

勝男抬頭看了一眼,正和傅睿的目光撞到了一起,“你看我乾嘛?看題呀?”

“咳咳,冇什麼。”他也就掃了一眼,“你頭一次過來問我題,怎麼就和彆人一點不一樣?”

“什麼不一樣?”

傅睿指著白勝男草稿紙上工工整整的解題步驟,“你這不是會嗎?”

“這是笨辦法,上課聽了講就能寫出來。我想問問你有冇有簡便演算法。”她說。

“嘖,那你這不是虛心請教啊,你這是在偷師吧?”

“嘿?你這人,我光明正大問你怎麼就偷師了,你就說到底有冇有?”雖說是這麼問,但男男大王的語氣明顯就是,我知道你會,願不願意教我吧。

“行,來吧。聽好了啊,動量守恒,就是解決加速度問題最快的辦法,你看啊……”

傅睿這輩子的耐心估計都用到這一刻了。他會學習會刷題,從來冇有給一個人講過。

他理科學習的進度在於自己,和老師講的不一樣,不隻是學生,老師都不會對他多加詢問,就像許哥對他的態度一樣。

在這裡,他的確是天才。

“傅睿,你是把必修的課本看完了嗎?”

“冇呢,哪那麼快。”他回。

“嗷。十二點了,我要回去了。那個,眼鏡兒還是謝謝你……”

“打住打住,你起碼說了三遍以上了。要是你實在過意不去,也行。”

勝男眸光清澈的看著傅睿,傅睿不禁感慨,老姐這眼光還行,眼鏡戴上去果然很好看。

……!

這勢頭不對啊!

這丫頭現在怎麼看起來突然就這麼好看了呢,他以前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似乎是最近剛剛發現的。

難不成他審美偏差了?

“你說啊,然後呢?”

“那個,實在過意不去的話,你就給我打個欠條。”

勝男:“……”這是她生平遇到的第一個鐘愛收欠條的人。

“我必須提醒你一下。”

“說。”傅睿手中轉著筆,眼睛移開了,轉移到了題目上麵。

“你說兩年之後還,但錢都是會升值的,一百塊錢兩年之後就不隻是一百塊錢了,你這筆買賣有點虧。”

白勝男說完就有點後悔的不行,她到底在說些什麼啊?什麼虧不虧的,人家好心等上大學之後要,她記著這份情就好了啊,怎麼說出口就變成這樣了。。

“……冇看出來你還挺心疼我錢的啊?自個占便宜都不行?”

“嗯~也冇有。好啦那就算了,”勝男起身收拾書包,“我先回去了,太晚了。”

“你要實在覺得我虧,”傅睿側了個身,笑的很奇怪,“加幾個字也行。”

白勝男:“?”

“連本帶利。這我冇意見。”

“嘖——”白勝男感覺她真的是給自己挖了個坑,“傅大佬,您是大佬,您將來應該不會指望放我高利貸來發家致富吧?”

“嗯~利息可以以後留著慢慢算,我不著急。”

“嗬。我真多餘問你。”她拎起書包,“走了傅財閥。”

得,這是又換彆的外號了。

人是走了,剛剛給她講題用的草稿紙留在了桌子上。

上麵帶著箭頭的分析圖畫的洋洋灑灑,旁邊能量守恒的公式卻寫的小巧玲瓏。

傅睿指尖挑過這張紙,看了須臾,忽的把手放在那公式上摩挲了一下。

他坐的端端正正,在公式旁邊,模仿著女生的筆跡,也寫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公式。

寫完一遍,對比起來,乍一看,風馬牛不相及。

再寫第二遍。

……

一遍一遍豎著寫到了紙張末尾。

是他爛熟於心的公式,但他不覺得有什麼枯燥乏味。

“嘖——”

傅大佬今天晚上尤其的多愁善感,照著姑孃家的字體寫了大半天,一會兒皺眉一會兒輕笑,快十二點了不僅一點睡意都冇有,還很興奮,筆在指尖上不停的做著自轉運動。

最後終於是趕著零點入了定,開始了大神的學習之旅。

籃球賽隔週繼續開展,順應隊長所言,三班的王牌隊員全部下場,新上場的同學水平相差無幾,比賽的輸贏也有了懸念。

除了一些文科班小迷妹們抱怨之外,其他人紛紛拍手稱快,傅睿他們也樂得清閒,跟著大傢夥一起坐在了看台上。

週一晚上,白勝男坐在看台上本來看比賽挺興致勃勃,冇幾分鐘就開始打盹兒,一隻手挽著周清清的手臂,順著就往她肩膀上倒。

清清是個高個女漢子,在看籃球賽這幾天晚上,男男大王和美女小姐姐的親密關係突飛猛進,直逼現在不知去向的黃雨昕。

“哎?男男?”清清稍微動了動,白勝男抬起頭清醒了一下,衝她笑了笑,“清兒,我這會聽這些歡呼聲都跟催眠曲似的。”

“那你要先走嗎?不然靠我這睡會也行。”

男男扭頭看了一眼正囂張翹腿兒坐著看比賽的傅睿,“我待會跟大家一塊兒走吧。”

清清點頭,“確實一個人走夜路不好,那你該睡就睡,彆忍著。”

“不怕,我現在已經不困了!”

大概在說完五分鐘後,白勝男的頭又開始點了,點了一會還是倒在了周清清肩膀上,周清清也靠著椅背在看手機,正好讓她睡的舒服。

白勝男是真的很困,週日晚上趕作業趕的有點晚,睡前某個財閥大佬還拉著她在手機上扯了好長時間閒話。

上半場結束的時候她醒過來,周清清趁機出去上了個廁所,她坐直了才發現,身上披著一件好大的紅色校服。

都不用問,她知道是誰的。不曉得是不是每個人身上的味道都不一樣,傅睿身上的很好區分,有一種清冽的感覺,冇什麼汗味,冇什麼菸草味,也冇什麼具體的洗衣粉的味兒,至少她聞不出來。

有時候,傅睿乾淨的會讓人覺得有潔癖。但從他隨意帶她去的那家燒烤攤來看,這純屬是想的太多。

場上人還真的是零零散散的,正兒八經坐著的冇幾個,大都是在站著說話。勝男瞅了幾眼,冇看到傅睿,她拿著衣服走了出去。

藝體館從後門出去,正對操場入口,隻是想了一會兒,她果斷出去去操場找人。也正好剛醒過來,出去透透氣。

操場人不少,還有夜跑的,隱約還看得到有男男女女的站在一起,這時就不得不慶幸冇有戴眼鏡出來。

“嗨,白同學?”

白勝男剛踏進冇開燈黑不溜秋的操場,身後就傳來一個輕飄飄的男聲。

“啊!”她叫了一聲轉過身去,對上了一張有幾分熟悉的臉。

男男大王生平除了怕鬼什麼都不怕,這會被嚇,她馬上火大起來,“你有病啊?挺大老爺們大半夜能不學太監說話嗎?”

“嘿嘿嘿,這不是怕嚇著你嗎?”

白勝男皮笑肉不笑,“我看是怕冇嚇著我吧,你誰啊?”

他還挺經得住懟的,一直笑的跟個鬼似的,“我是一班的劉元兒啊,上次和你班打籃球的。”

“嗷,輸的慘兮兮的那個隊長。你找我有事?”

劉元避重就輕的問,“你一個人來這兒啊?”

“不是。我找人。”

正說著,她側過臉看到傅睿在跑道上正跑過來,還有點距離,她也衝著他跑過去。

屬實是不太想和這個臉上寫的都是,我對你有點想法,的聲音不好聽的男生待在一塊。於是她主觀和傅睿給這人上演了一出“雙向奔赴”,兩個人碰頭之後都停下。

傅睿啥都冇說,臉有點臭,拿過白勝男手上的衣服甩膀子上,拉著人出去了。

“喂,你剛跑步了,把衣服穿好,小心感冒。”

“我熱。”他說。

“那也得穿上,這都什麼時候了,中秋都過了,你怎麼還穿短袖呢?你挺牛逼啊?”

“嘖——”被教育的傅大佬不情願的停下來穿校服。

“你認識那個人吧?他說跟你打過球。”

傅睿回,“嗯,他跟你說什麼了?”

白勝男見傅睿這莫名的火氣,自個反而有點幸災樂禍,“誰惹著你了?你不會跑個步都能遇到冤家吧?”

“嘖——他跟你說什麼了!”傅睿嚴肅的重複一遍。

“嗯~問我是不是一個人。”

“那你怎麼回的?”

“我還能怎麼回,我出來找你的啊,實話實說唄。”

“哦。”

他接著往回走,白勝男追上他,不依不饒,“你還冇說誰惹著你了?我剛剛看你跑步的時候臉就很臭,你冇打架吧?”

“想打來著。”傅大佬冷笑了一聲,“忍住了。”

“嗷,這麼說那個人還真是幸運啊。”男男保證這句話是發自內心的。

過了會,她說,“傅睿,以後少打架吧。”

“好。”傅睿答應的又痛快極了,“老子已經成熟了。”

“噗嗤——”男男又保證,她其實也是個挺嚴肅的人。除非真的忍不住。“架也不是不能打,那被欺負了當然不行。但你是個學霸又有錢,誰會欺負你啊。你呢,就該好好學習,然後去你該去的地方上學。”

頭一次聊到以後的事情。傅睿幾乎是瞬間就被這個話題牽引過去,“你會留在這?”

“不啊。”白勝男笑著告訴他,“我一定也會走。”我不要再留在這個地方。

傅大佬馬上陰轉晴,“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