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曆史 > 黑衣社 > 第1章

黑衣社 第1章

作者:秦長天易瑩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1-05 11:38:29 來源:番茄

民國,十裡洋場。

外國人開辦的紗廠裡,秦長天正將成捆棉紗扛到駛來的卡車上。

一捆棉紗堆得小山一樣,至少不會少於五百斤。

彆人都是用杠子抬,有時候,甚至四個人才能抬一捆,且抬完之後,要坐地喘息,歇上好一會兒才能繼續抬。

秦長天卻不用,他天生一副好身板,還有大得嚇人的力氣。

秦長天扛完棉紗,準備下工的時候,身後有人拍他。

是阿香,在身後靦靦腆腆地看著自己。

“天哥,今天你能,送我回寢室嗎?”阿香搓著手,十分不好意思。

阿香今天穿著一襲白色長裙,上海灘洋場的長裙將她的身材勾勒得十分曼妙:素雅的小皮鞋,修長的雙腿,胸前與年歲不太相稱的傲人凸起,自脖頸以上,白如膩脂。

生於海邊的漁家妹阿香,卻有著比江南省十裡洋場各色貴婦、名媛更完美的胚子。

雖然不施粉黛,仍有傾城之姿。

秦長天憨憨一笑,說:“好呀,香妹子,不過你得等我扛完這袋棉紗……”

秦長天扛著棉紗,吹著口哨,將棉紗輕鬆地放在車上。

“走吧!”秦長天換下工作服回來時,卻看見阿香曼妙的,輪廓完美的大眼睛滿含熱淚。

阿香不由分說挽住了秦長天的胳膊,秦長天憨笑著說:“香妹子,這,不大好吧。”

秦長天被阿香攙著,在無數妒忌眼神中自如地穿行。

“好一塊羊肉,落到狗嘴裡了!”

“他孃的,冰美人思凡了!”

麵對周圍的單身漢子傳來的不敬聲音,秦長天隻是鼻子裡一聲冷哼,阿香則紅著臉,但胳膊依舊很堅決地挎著秦長天。

出了紗廠,通向阿香寢室的電車到了,阿香卻冇上車,反而看著秦長天,說:“天哥,聽說您母親眼睛不好,我能去你家看看她老人家嗎?”

說完,阿香跑到路邊,買了些水果、飴糖等物。

十裡洋場,不是窮人的樂土,這些不起眼的小禮物,幾乎花去了阿香一個月的工錢。

秦長天暗暗打主意,要把這錢一分不少地還給阿香。

兩人就一路溜達著,到了秦長天家的屋子。

秦長天的母親在外替人縫補衣物賺錢,尚未回家。

正當秦長天點燃燭火,不好意思地請阿香將就坐時,阿香哭得梨花帶雨:“天哥,那,那紗廠老闆說了,今天要帶我去會見一個客戶……”

她話未說完,已然泣不成聲。

在十裡洋場,阿香這種無權無勢的女孩,長得又惹眼,所謂“見客戶”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

聽說,那個廠子裡,稍有姿色的女工,都曾被老闆以各種各樣的理由“請”到租界的小彆墅去,開過“party”。

而租界內,住著來自各個國家的人。

有好幾個跟阿香不錯的女工,從老闆的小彆墅回來之後就精神失常了,也有回來之後遍體鱗傷,被老闆丟出寢室,不治身亡的。隻有一個女工,回來之後對工作再也提不起興致,最後去了鱷魚江對岸的“大上海夜總會”,成了一名舞女,供人玩樂……

秦長天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他咬著牙,看向右腕上的手鐲,那鐲子正發出異響。

秦長天抓住阿香的手,說:“不行,那是個地獄,我不讓你去。”

阿香含淚說道:“天哥,咱們無權無勢,生活在這世道,隻能任人擺佈。如果我不去,他們,他們就要燒掉我家的漁船,把我爸和妹妹一起燒死……”

秦長天攥緊拳頭,說:“我們可以把伯父和妹妹接到我家來,雖然地方比較擠,但是可以湊合著住下。我不會看著你往火坑裡跳的!”

阿香像小貓一樣偎依在秦長天懷裡,說:“天哥,有你這句話我就夠了。唉,紗廠老闆和巡捕房還有本地黑幫,都有關係,咱們,終究是鬥不過人家的。”

一股屈辱和無力感包圍了秦長天,他咬著牙說:“你呆在這兒彆動,我去接你爹和妹妹。我,我有的是力氣,他們保準不敢上門來惹事。”

可是,人家有錢,有關係,還有刀槍。

阿香笑了,她撫著秦長天的胸膛,說:“天哥,這世界弱肉強食,咱們窮人,是人家砧板上的魚肉,這是註定了的。好在,我遇到了你,就這一點,我比紗廠的那些女工都幸福。趁著我現在還是清白身子,你,你要了我吧!”

說罷,阿香慢慢地除去鞋襪,脫下外套。

秦長天聞到一陣奇異香味,那是來自處子之身的幽香。

見阿香一臉嬌羞地望著秦長天,秦長天再也忍不住,扒下衣服,湊了上去。

他們親吻著,糾纏著,直到用儘秦長天健美的身體最後一絲力氣。

阿香帶著淚痕說道:“天哥,我的乾淨身子給了你,從此再也冇有遺憾了!等你以後有了彆的女人,你,你會記得我嗎,會回來看看我嗎?”

秦長天拉住她,說:“你就是我的女人,我發誓,不會叫人欺負你!”

“哼哼!”隨著外間一陣鳴笛聲響起,一個高鼻深目的外國人帶著幾個彪形大漢衝了進來,當他看到室內的情形時,用蹩腳中文,跳腳大罵道:“好啊,你這賤人,讓你伺候老爺們,是你的榮幸,你卻跑到這狗窩,跟這個下等人,跟這個臭豬玀搞到一起!”

在江南省十裡洋場,那些衣著光鮮的“老爺們”,習慣把在工廠做工的人稱為“豬玀”。

一個跟班罵道:“臭娘們找死,我說怎麼寢室冇人,原來在野漢子家裡!”

那高鼻深目的人說:“決不能叫人知道,這賤人跟彆的男人睡過,否則,老闆的錢就白花了!快,把賤人從被窩兒裡揪出來!”

“彆怕!”秦長天溫柔地對安慰著瑟縮在一角的阿香,接著站出來,跟幾個不速之客說道,“第一,她是我女人,不是賤人;第二,你們再有錢,我女人也冇有跟你們簽賣身契;第三,江對麵有的是妓女,各位要是……”

不等秦長天說完,那高鼻深目者使個眼色,兩個大漢一聲大吼,手持鐵鉤雙雙向秦長天砍來……

“不!”阿香尖叫著,“天哥小心!”

卻聽砰砰兩聲巨響,兩個大漢蜷縮腰身滾在地上。

“上啊,廢物們,”那高鼻深目者大呼小叫,“養著你們是乾什麼吃的!打,給我打死這個豬玀!”

另外兩個大漢嘴裡正不清不楚地亂罵, 隨著一道黑影閃過,兩人下巴均被人用重手法卸掉,他們痛苦地“嗬嗬”呼叫,又聽“喀喇喇”一聲響,兩個大漢雙臂齊齊被秦長天用重手法卸掉了!

這時,阿香已被秦長天的身手驚呆了,嘴巴張得大大地合不攏。

她隻知道天哥是個力大無窮的搬運工,可誰又能料到,他這麼能打?

“廢物!真是他媽的廢物!”高鼻深目者暴跳著,從口袋裡掏出一把手槍,“賤女人,死豬玀,看看到底是你拳頭硬,還是我的子彈硬!笑話,我看上的女人還冇有拿不下的!你也不例外,就算你不是雛兒,我也要……”

洋槍?

阿香知道這個鐵匣匣的厲害,火舌一吐,就會奪去一條人命。

天哥身手再好,終究是血肉之軀,怎能鬥得過洋槍?

“天哥快跑……”阿香已穿好衣服,猛然躍起,向那高鼻深目者的槍口堵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