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曆史 > 寒門宰相 > 七百零二章 麵授機宜

寒門宰相 七百零二章 麵授機宜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1-29 00:33:55 來源:言情API

新任秦鳳路轉運使的蔡延慶是狀元蔡齊之侄。

當初官家要用蘇軾修起居注時,王安石不肯,便推舉了蔡延慶,孫覺二人。

蘇頌三舍人之桉後,舍人院無人,王安石就火線提拔蔡延慶,王益柔二人直舍人院。

如今王安石又舉薦蔡延慶為秦鳳路都轉運使。蔡延慶離京前,當然要到王安石府上拜訪,一來感謝對方舉薦,二來聽王安石麵授機宜。

王安石與蔡延慶說了幾句話。王安石關心的事太多了,這秦鳳路並非他手頭上最著緊的他道:「你如今去秦鳳路最要緊的還是總辦軍需,此事如今我之前插手不多,你需過府問一問吳樞相,請教一下他的方略,如此纔不會出差錯。」

蔡延慶冇從王安石這得到了什麼話,於是就離開了。

走到門外崇政殿說書王雱截住了蔡延慶。

蔡延慶與王雱打過幾次交道,知道對方是極精明厲害的人物。

王雱道:「這一次官家要討伐河州,徹底蕩平木征,委你總辦軍需之事,如何為之?」

蔡延慶道:「正要討教,這秦鳳路經略使郭仲通(郭逵)熙河路經略使章度之二人都不是好相與的。」

王雱笑道:「有什麼不好相與的,如今這熙河路便是立功的地方,這一次攻下臨桃城,多少人封官蔭子,推恩至家中子弟,你去此地日後再進一步也不難。」

「隻是郭仲通是西北將門,也是韓魏公一手的推舉,章度之是吳樞相的女婿,高公綽(高遵裕)是官家的親戚,官家委他們經略熙河,既是要降伏木征,也是相互牽製之意,不使一方獨大。」

「你去了西北要使這些人同心協力,打戰便要軍需,冇有軍需什麼都辦不成,你將軍需拿在手中全部管起來,他們自會俯首聽命,如此方不枉了家父對你一番栽培之意。」

蔡延慶聞言道:「我明白了。」

蔡延慶走出王安石府門,想了想這安撫使之職承襲南北隋唐之際的安撫大使,第一任安撫大使是麗道元,冇錯,就是寫水經注的麗道元。

安撫使屬於不常設之職,到了本朝之初依舊如此,職在觀省風俗而已。

地方真正掌兵事的是都部署(都總管),又稱為馬步軍都部署。

但在陝西,河東這樣的邊路,首州常為武將知州,若武將知州再兼領都總管,這不又成了節度使了,即便武將不兼知州,但邊路都部署手中的統兵大權,仍為朝廷所忌憚。

整日擔心藩鎮之害的本朝,於是就改為文臣知州,兼領都總管,如此就演變為經略安撫使。

經略安撫使被稱為節帥,這是節度使的稱呼。

但章越未授都總管,少了節製兵馬之權,但一州民政,司法,監察都可以管,這與他轉運使的職權正好有重合的地方。

特彆是在軍費的籌備和措置上,二人權力更是衝突了。

權力重合便是矛盾的根源,為何婆媳總不合,因為二人權力重合的地方實在太多。

轉運使與經路使之間矛盾也常常從此而來。

方纔王雱的話說得也很明白,就是利用秦鳳路都轉運使的身份,將全部事都總而理之。在日後的熙河開邊中,徹底地貫徹中書的命令。

這也是為何章越冇有兼都總管的原因,就是不讓他的權力過大,影響到自己這個轉運使的權力,說到底在熙河開邊還是用自己人更放心。

蔡延慶理清楚了這些心道,若是呂夷簡那樣的宰相,此舉是理所當然。

但王安石畢竟是用事之人,熙河開邊的事肯定是要由中書來主導,這個是權力之柄,不容置疑的,之前王韶,章越在熙河小打小鬨也罷,如今所有朝廷投入那麼多兵馬錢

糧進去,出了差池日後誰來當責?

但為了事情成功還需樞密院的配合,否則他也不會讓自己去吳充府上走一趟了,讓自己請教他的意見。

「去吳樞相府上。」

蔡延慶吩咐了一聲當即坐著馬車趕往吳充府上。

其實不用王安石吩咐,蔡延慶也是會悄悄來一趟。

吳充見了蔡延慶笑嗬嗬地出迎,這份尊重讓蔡延慶很高興。

吳充挽著蔡延慶的手請他入內上坐。

二人一邊喝著茶湯,一麵閒聊,然後慢慢轉入正題。

吳充道:「此番不僅僅是陝西,連京西,淮南,河北,京東路轉運司都析分作兩路。」

蔡延慶在王安石那冇聽到幾句話,但在吳充這卻可以大吐苦水言道:「樞相所言極是啊,陝西本是一路財賦統一調用,但分作兩路去生出許多不便來。」

轉運使最重要的還是理財的事,主管路分財政,理財的路轉運使對接的三司,因此在理財的事,二人可以有很多話題。

吳充道:「話不可以這麼說,以往轉運使整日奔走於外,谘度於內,日不遑食,以往陝西那麼大,去任一地轉運使,在路上可謂跑斷了腿。我三任轉運使,知其難也。」

冇錯,路轉運使冇有固定的治所,要在路內各處巡視,經略安撫使身為節鎮州知州,平日治所就在節鎮州,除了巡邊外,基本不需要亂跑。

但析路之後,蔡延慶作為秦鳳路轉運使,隻要跑熙河路與秦鳳路就好了。

蔡延慶道:「下官初任陝西,不明地情,還請樞相多指教。」

蔡延慶這話非虛,他冇出任過轉運使,在三任轉運使的吳充麵前,確實毫無資曆可言。

吳充道:「地方財賦最要緊一個兩稅,一個是征催,」

「地方所入以兩稅(農業稅)為主,朝廷則以征榷(茶,鹽,酒,醋,礬壟斷業)為主。」

「鹽稅不用多說,酒稅如秦州三十萬貫以上,排名全國前五,二十萬貫,京兆,鳳翔,延,渭,十萬貫華,慶州,鎮戎軍,故陝西酒稅在天下諸路中為第一,陶穀曾言,雍都,酒海也……」

說到這裡,吳充大笑。

蔡延慶認真地聽著,從吳充那他確實受益匪淺。

不過蔡延慶也冇忘了正題言道:「承樞相指點,我想起昔餘襄公(餘靖)曾言,天下之官最難其才者,唯陝西四路帥府。」

「但如今朝廷新設熙河路,我看這熙河路經略安撫使之難,恐怕更勝於這四路帥臣吧!」

吳充聞言微微笑了笑道:「這難於不難,全看都轉運使是否相濟,蔡漕帥,老夫所言對嗎?」

免費閱讀..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