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玄幻 > 苟在玄幻世界養養豬 > 第10章

苟在玄幻世界養養豬 第10章

作者:餘樂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08 05:11:23 來源:番茄

吃飽飯,餘樂冇有馬上上床睡覺,叮囑楊秋來收拾碗筷。

餘樂從櫃裡翻出一罈酒,這可是好酒,東來樓最好的酒。

雖然餘樂對這壇所謂的好酒嗤之以鼻,但還是抱上它出門。

張裡長家。

“張叔叔,我不收束脩,包括現在這些孩子們都不收了,你回頭啊多跑跑,我希望能讓所有的孩子都來學堂讀書。”餘樂對著張裡長說道。

“這麼多孩子,學堂坐得下嗎?”張裡長擔憂的問道。

“冇事,先擠擠,回頭有空了,再蓋一間大點的學堂,錢我來出。”餘樂笑道。

“你小子這是要做什麼?又不收束脩,又要出錢建學堂的。”旁邊的張爺爺好奇的問道。

“張爺爺,孩子們纔是未來,是希望,大一輩人呢,基本就這樣了。但是孩子們不同,我們應該給他們一個更好的未來,以前是冇能力,現在有能力了自然要去做。”餘樂解釋。

今天過來呢,兩件事,第一呢就是跟張裡長商量,讓周圍十裡八村的孩子們都到學堂讀書。

到時候,餘樂出錢,周圍十裡八村的鄉親們出力,建新的學堂。

也花不了多少錢,餘樂省省就行。

本來也冇那麼快打算這麼做,打算等明年,劉家村的人們都安定下來,不需要再花錢,再做的。

是今天的楊秋讓餘樂下了決定,畢竟時間不等人。

“行,這是好事,交給我去辦。”張裡長點頭道。

“你小子還有其他事吧,不然怎麼會想到給我送酒。”張爺爺問道。

“是這樣的,張爺爺,你看我,我這已經九品巔峰有一段時間,可是一直冇有進階的功法,我知道張爺爺也是武夫,能不能教教我。”餘樂不好意思的說道。

修行功法可都是修行者的命根子,輕易可不會示人,餘樂本來準備過段時間,關係更親近點再說的。

可是今天先被圍毆了一頓,又看到蘇茂在麵前表演了一場明悟,實在是受刺激了。

“你小子今天是被人揍了吧,這纔想練練。”張爺爺指著餘樂臉上的黑眼圈笑道。

“張爺爺,你莫要笑我了,你就說教不教吧。”餘樂氣道。

“行行行,我教,我教。”張爺爺笑道。

“這是我年輕時候於軍中學到的功法,辰國的軍隊基本都能學到,不過你可不要小看它,它是這世間最頂尖的煉精功法,不過修行極難,需要莫大的毅力,一般人堅持不住。”

張爺爺起身,在月色下打起來拳,一邊打一邊解釋,因為隻有一條手臂,還得說另一條手的動作。

各體係修行功法的不同,武夫八品修行功法是以一套拳法配合特殊的呼吸吐納之法,以此來調動全身氣血。

從而於旺盛的氣血之中提煉出精氣,是為練精。

武夫作為最古老的修行之路,發展到現在,八品的功法不知道有多少。

餘樂默默記著,等張爺爺打完,再上前打了一遍,張爺爺糾正了幾處後,餘樂第二遍就能和張爺爺一模一樣。

“你這記性,這學習能力真的是世所罕見,我記得我當年,學了六七天才能一點不錯,接下來配合上呼吸吐納試一遍。”張爺爺歎道。

這對餘樂來說就簡單多了,基本不可能出錯,拳法之所以會錯幾處,完全是因為張爺爺獨臂造成的。

每一個動作的呼吸快慢,節奏都是不一樣的。

隨著幾個動作打完,餘樂感覺自己的體溫在上升,心跳變得猛烈,餘樂感覺自己的血壓起碼比平時翻了一倍。

體溫越來越高,心跳也越來越猛。

‘真的不會把自己練熟了麼,心臟會不會炸了啊。’餘樂心裡高呼。

“堅持,感覺自己快著火了是正常情況。”張爺爺在旁邊叫道。

這一套拳法,最大的問題就在這,不隻隻是修行痛苦,修行者無時不刻,不在感覺自己隨時要涼。

心理素質差的根本就堅持不住。

餘樂咬牙堅持。

一遍打完,餘樂感覺自己去地府轉了一圈。

“不要停,接著打,這一套功法全名叫冰火九重天,需要在極限的冷熱中,壓榨自身潛力。其所煉精力將比普通的功法精純數倍。”

冰火九重天,這個名字他正經麼。

餘樂隻得接著打,明明是同樣的拳法,同樣的呼吸吐納,第二遍,感覺完全不同,每吸一口氣,都感覺到體溫下降。

不一會兒,就感到全身冰涼,無比的冷,偏偏冇有凍僵,還能繼續行動。

痛,真的好疼,全身都像針紮一樣的疼。

一想到這要打九遍,還要經曆四次火,三次冰,餘樂就差點冇有堅持的勇氣。

恍惚間,餘樂好似聽到了一個聲音‘你這輩子到底有什麼意思?一輩子都在混,三十多年,你有為了一件事拚命努力過麼?’

餘樂咬緊牙關,對啊,若是這一世還不堅持,那有什麼意義,像前世一般渾渾噩噩三十年,有什麼意思。

一遍又一遍,不知不覺九遍打完,收工的一刻,餘樂感到心臟中突然湧現出一股活力,餘樂知道那就是所謂的精力。

還不等餘樂高興,突然心臟猛烈的跳動了一下,就像被人從裡麵狠狠打了一拳。

“噗”餘樂一口鮮血噴出,萎靡倒地,嘴角不斷沁出鮮血。

“怎麼了?”張爺爺大驚連忙上前檢視。

“救…我…。”餘樂艱難吐出了兩個字後,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張爺爺大急,甩手就將餘樂負於背上,膝微彎,瞬間彈射而起,掠入夜空。

刹時消失不見,轟隆隆的破空聲傳出,猶如旱地驚雷。

張家村,剛準備睡下的孫爺爺聽到了遠處的驚雷聲,瞬間反應過來,老張出了什麼事。

孫爺爺提起柺杖,來不及跟小雨交代一句,打開門,腳步輕點地麵,人朝著雷聲的方向極速掠去,無聲無息。

虎嘯山莊,驚雷般的聲音從夜空中傳來,月色下,遠方人影激射而來。

“讓開,叫大夫。”

兩名老年守衛聽聲看去,原來是大統領,身後負一人。

不敢阻攔。

……

房間內,孫爺爺、張爺爺焦急的來回踱步,賈爺爺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手指不停的敲擊桌麵,顯然內心極不平靜。

餘樂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一個老者正閉目坐在床前,右手搭在餘樂脈門上,雙眉緊皺。

“我說,老邱,你行不行啊?這麼久了,什麼情況,你倒是說句話啊。”張爺爺停下腳步,不滿的問道。

“閉嘴,不要打擾老邱。”賈爺爺罵道。

“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小公爺生命無礙,他體內有兩股極為精純的精氣自行運轉,為他療傷,隻是失血過多。”老者睜開雙目。

張爺爺三人聽聞舒了一口氣,緊繃的心絃放鬆了下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小公爺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賈爺爺開口問道。

派去暗中保護小公爺的幾個老兄弟都冇有發出危險的信號。

“今天小公爺來找我學習八品的修行之法,練完了一遍,突然就這樣了,我也不知道。”張爺爺茫然。

教給餘樂的本就是餘樂祖上所創的冰火極煉法,已經是經過數代人改進,雖然難練,從未聽說過有什麼危險。

“老邱,什麼情況?”賈爺爺皺眉問道。

“小公爺體內有著兩滴精血,極為精純,屬性相剋,隱藏極深,若不是其自行運轉,為小公爺療傷,我還真查不出來。”老者皺眉斟酌了一下。

接著說道:“我推測這兩滴精血平時都蟄伏於心腔,是因為小公爺凝聚出自己的精血,後以之衝突,引起兩滴精血爆發,心腔承受不住。”

賈爺爺正待在問,床上傳來了餘樂虛弱的聲音“水…”

餘樂迷迷糊糊中驚醒,喉嚨乾渴,向火燒一般,全身虛弱,冇有力氣。

我這是在哪,是涼了麼。

是不是又穿越了,希望這次給個好點的身份。

努力的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雖然被褥極為樸素,但極為柔軟 暖和。

轉過頭,床邊坐著一個老頭,臉色蠟黃。

再轉頭看去,不遠處,孫爺爺、張爺爺、賈爺爺都坐在不遠處。

聽到餘樂的聲音,四位老人對視一眼,達成某些共識,疾步走到床前。

“小樂,你感覺怎麼樣?”孫爺爺把餘樂扶起,張爺爺馬上遞過一碗水。

‘咕咕’餘樂大口的喝下水,喉嚨總算舒服不少,這纔開口說道:“挺好的,就是有些虛,使不上力氣,我昏迷了多久。”

“那就好,就好。”張爺爺長舒了一口氣,要是小公爺有個三長兩短,自己萬死莫辭。

“你昏迷了一個時辰,比想象的恢複得快。”邱姓老者接過話。

“這是?”餘樂對著孫爺爺三人問道。

“我們老兄弟,以前是軍中的大夫,姓邱,你叫他邱爺爺就行。”賈爺爺解釋道。

大夫,這個時代的醫生麼。

“邱爺爺,我這是怎麼了,走火入魔麼?”餘樂問道。

“武夫哪有走火入魔,那是那些牛鼻子和腎虛男的專屬。”張爺爺說道。

嗯,孫爺爺和邱爺爺不滿的看了孫爺爺一眼,呸,粗鄙的武夫。

因為他倆就是張爺爺口中的腎虛男和牛鼻子。

“有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你想先知道哪個?”邱爺爺問道。

拜托你直接說不就好了,還賣什麼關子。餘樂心裡吐槽,還是老實說道:“好訊息。”

“你體內有兩滴極為精純的精血,他們不屬於你,你在修煉的時候,凝鍊出一滴精血,於引發了他們的爆發衝突,這就是你受傷的原因。”邱爺爺說道。

這是什麼鬼的好訊息。

“你能這麼快傷勢痊癒就是他們的功勞,你隻要受了傷,他們就會自動幫你修複身體。同樣,一般的病和毒,也基本威脅不了你。”

“能說具體點麼?”餘樂問道。

“一般的傷勢,隻要不是斷手斷腳,都能極快恢複,內傷的話,隻要五臟六腑冇有破碎,也冇啥大問題,要知道,你之前心臟都差點碎了,都能極快修複。”

哦,鎖血掛麼,這確實是個好訊息。

“不過你也不要大意,它們隻會在你受到致命危險時纔會自動幫你療傷,除非你能自如的調控它們。”邱爺爺警告道。

“那壞訊息呢?”餘樂問道。

“正是由於這兩滴精血的存在,你隻要凝鍊出自己的精血,它們就會自動吞噬你的精血,而且由於它們屬性相剋,你隻要修煉,就會造成你現在這種情況。”

歪特,就是說我不能修行了,武夫之路斷了。

“那就是說小樂以後都不能修行了嗎?有什麼解決辦法?”張爺爺焦急的問道,老公爺一家祖輩都是武夫,不能修行武夫 小公爺豈不是廢了。

“解決辦法也不是冇有,第一個就是,像你今晚一樣,不斷修行,不斷受傷,激發它們自行運轉,時間長,次數多了,就有可能掌控它們,把他們變成你身體的一部分。”邱爺爺答道。

“你在開什麼玩笑,那是致命傷,一個用力過度,死了怎麼辦,小樂,這個方法可不能試。”張爺爺怒道,你這不是拿小公爺生命開玩笑麼。

“邱爺爺還有冇有其他辦法?”餘樂問道,有一次都是極大的意外了,神經病纔會在死亡邊緣試探,反覆橫跳。

“那就是轉修其他的修行之路,你還小,還來得及。”邱爺爺說道。

“那我可以轉修什麼修行之路?”餘樂問道。

“巫族和蠱師可以排除,巫族隻有身具巫族血脈才能修,蠱師辰國幾乎冇有,找不到。”邱爺爺說道。

“佛教也不行,佛教不能娶妻生子。”賈爺爺說道,老公爺一家就小公爺一根獨苗,怎能斷了後。

佛教我也要排除,上輩子就當了三十年處男,好容易穿越到封建社會,還瞅著弄個三妻四妾把上輩子的補回來呢,要我做和尚,還不如死了算了。

“你年齡太大了,已經度過了練氣士最佳的修行階段,練是能練,不過很難有什麼成就了。而且練氣士,心法不行,走火的危險極高,高級的心法難得,我所修行的心法不入我門,我也不能傳你。”孫爺爺說道。

餘樂也知道高級的練氣功法難得,基本都是秘傳,其大多都要求幼年開始修習,趁著從母胎中帶來的一口先天之氣還有殘存,否則修行極難。

不像武夫,修行者大多聚集於軍隊,修行之法並不難得,難的是資源,一般人家,養不起武夫。

“那就隻剩道門和儒家了。”餘樂悶悶的說道。

“道門高級的修行之法也很難得,我修行的真經也不高級,漏洞很大不說,修行也極慢,不修為好。”邱爺爺說道。

餘樂悶悶不樂,這就是說他短時間內無法修行了。

“放心吧,我們幫你想想辦法,看能不能找到好一點的道門真經,或者適合你修行的練氣心法。”賈爺爺勸道。

其實四人倒也不是不願傳授餘樂,隻是除了張爺爺本身修的就是餘樂祖上所創的功法外,其餘賈、邱二人修行的也不高級。

不能誤了餘樂,此事還得傳書詢問老太君,老太君本來就是儒道雙修的三品。

而且以其地位手段,無論哪一條修行之路,都能找來最頂尖的修行之法,就不獻醜了。

……

餘樂躺了一夜,身體恢複了許多,已經可以下床自由走動了,隻是還很虛弱,不知道昨晚留了多少血。

話說這裡的床是真軟啊,上一次躺這麼舒服的床的感覺都快忘記了。

在這裡混了一頓豐盛的早餐後,餘樂也不好意思逗留,在賈爺爺的極力挽留下,餘樂還是讓張爺爺把自己揹回了張家村學堂。

不過賈爺爺可真是好人啊,整個山莊都是好人啊,做事的,值崗的大多都是一群殘缺的老人,對餘樂都極為客氣。

賈爺爺臨走還讓人包了一大包補藥給餘樂帶上。

出門時才知道這裡原來叫虎嘯山莊,好土的名字,取名字的人真冇文化。

不過將來發達了,必要報答此次恩情。

回到了學堂,今天還是休沐,其他學堂有冇有休沐餘樂不知道,不過餘樂可不管,按前世的樣子,上九天,休沐三天。

現在冇有手機日曆,也隻能入鄉隨俗,於十二生肖來定,屬鼠到猴九天上學,剩下三天休沐,勞逸結合麼。

回到了學堂,大家看到餘樂的樣子,臉色蒼白,毫無血色,大驚失色。

不過在知道並無大礙後,也都該乾什麼,去乾什麼,留下了楊秋照顧餘樂。

在床上躺了半天,餘樂就躺不住了,起來曬太陽,可是凳子也不好坐。

餘樂隻得回房,吩咐楊秋磨墨。

不一會兒就畫出了一張躺椅的圖,讓楊秋送去給孫爺爺,請孫爺爺做一張躺椅。

孫爺爺的第二架水車早就完工了,已經裝上給餘樂的鹽堿地放水洗地了。

如今整條河兩岸已經駕起來十餘架水車,這是蘇茂的功勞,政府辦事就是快,人多。

孫爺爺也不用再做第三駕水車,正好冇事,再給孫爺爺找點事做。

餘樂一個人發起了呆。

我還得把研究一下水車怎麼動力轉換,用來推磨的事跟孫爺爺說說。

如今季安弄來的種子已經種下,不過要長到能餵養還要些時間。

豬圈也不能一直用現在這種簡陋的,得建新的,也得給劉家的眾人建點好的房子。

這個世界已經有瓦了,可是用土砌牆,還是太麻煩,可以燒土磚,這個原理並不難,重要的是燒火材料,用木柴,溫度不高不說,人力消耗也是太大。

話說這個世界不可能冇有煤吧,應該是還冇有發掘,這個得好好問一下,有煤就好弄了,磚瓦都可以自己造,反正劉家眾人閒著也冇事。

不過粘合劑是個大問題,倒是知道古代會用糯米砂漿,那玩意據說效果很是逆天 ,前世很多古建築都是用的那個,曆經千年而不倒。

缺點是,太貴了,人都吃不飽,還拿糯米砌牆,腦子瓦特了。

嗯,我可以搞簡易水泥啊,前世一本穿越到唐朝的小說裡有提過,當時出於好奇還上網查過。

配方並不難,比較難搞的就是石膏了,不過總比糯米便宜。

這樣還要燒石灰,嗯,石灰這個世界也是有的,而且後邊山上的好像就是石灰岩,剛好可以就地取材。

問題又回到了煤炭上。

屁事是真滴多啊,我這個先生可以不當了,那點束脩就是毛毛雨,剛從陳帥大叔那裡弄到了1000多兩,應該夠花到明年穩定下來了。

可是找不到其他人,好煩,孩子們不讀書,怎麼會有將來,此事以後再說。

還有得考慮一下修行,到了一個修行的世界,卻一輩子留在英勇黃銅,那還有什麼意義。

不說鑽石鉑金,怎麼也得混到榮耀黃金吧,不然都不敢出門,容易被秒。

現在武夫的路斷了,隻能走道門和儒家了,道門冇有路子,儒家有蘇茂這條路子可以試試。

不過這讓我回想起被高考支配的恐懼,而且我是個懶人啊,這真是太難為我了。

下午,蘇茂過來了,他現在衙門裡已經穩步的各地投放水車,水田基本都能解決問題了,少部分解決不了的也冇辦法,隻能等死。

旱地雖然也開始出現旱情,不過也有道門的高手出手預測了天氣,過幾天就有雨了,問題不大。

衙門裡的事都安排下去了,又可以準時下衙,出來晃盪了。

“我說你一個年輕人,冇有交友什麼的麼,不是應該逛逛青樓啥的,你們讀書人不是最喜歡風月,怎麼老跑我這裡來。”被打擾了午睡的餘樂不滿的說道。

“賢弟,我來找你就是來交友的啊。還有我早就成親了,去青樓不太好,內人會不高興的。”蘇茂答道。

臥槽,我還以為你是單身狗呢!對了這個世界基本十幾歲就結婚,於蘇茂這小子的長相人品,結婚了不奇怪。

像我這種18歲了還是一個單身狗的,在這個時代,已經都算是大齡剩男了。

也就是修行武夫,需要保持童子之身。

話說這個世界的武夫是真的牛,最少都要保持童子身到七品,不然修行就算毀了。我穿越這麼久已經無數次以自己的左手抗爭,靠著極大的毅力,纔沒給它裝X的機會。

話說我武夫之路斷了,是不是可以去青樓找小姐姐了。

嗯,現在還不富裕,等有錢了一定要去試試 。

據說,古代青樓的小姐姐們都是多纔多藝的,可不像前世那些某些地方老阿姨們,隻會叫你快點。

期待。

“再說了,賢弟你不是讓我幫忙安排師侄去雲麓書院啟蒙麼,我今日過來就是為了此事。不過賢弟你這是怎麼了?昨天還好好的。”蘇茂問道。

“哎!我的修行之路斷了。”餘樂歎息,把昨晚的事說了一遍。

還冇有說完,陳詁和陳忠又來了。

不見秦衝,因為秦衝現在正躺在一塊大冰塊裡。

昨夜秦衝就被丟在地上睡了一夜,等今早侍衛們找到他時,他被一塊巨大的冰塊包裹,如此天氣,冰塊也冒著寒氣,絲毫冇有化的跡象。

一眾禦林軍帶刀侍衛麵麵相覷,心裡暗暗發誓 ,絕對不能惹陳忠那個老太監了,看看頭,都被揍成啥樣了,晚了還被冰封起來。

陳詁讓侍衛們把秦衝送回了秦家。

又趕回去上了個早朝,看了會摺子,下午才又藉口身體不適跑來了碧遊山莊。

此時的秦衝正處在地獄般的折磨之中,手不能動,口不能言,偏偏意識極為清醒。

身體外傳來刺骨寒意,刺激血脈深處卻湧起熾熱的氣息,兩股氣息於身體內交錯,抗衡。

憤怒,羞惱的情緒充滿了腦海,更加激發了體內熾熱的氣息。

不過並冇啥鳥用。

而另一邊的安平公主找不到秦衝撒火,正派出公主府的密探們全力搜尋中書省的那些公子們的行跡,摩拳擦掌。

……

“我說大叔,你真的就冇半點正事可做麼?”餘樂鬱悶的問道。

“我哪有事做,倒是你,這是咋了,乾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遭報應了。”陳詁笑道。

還不是你們三個混蛋,不然我怎麼會急著去提升品級,還好意思說風涼話。不過冇有他們,自己也遲早有這麼一天。

“對啊,說來聽聽,讓大家高興高興。”陳忠開玩笑道,不再如往日那般沉默寡言,變得樂觀了許多。

得,本來已經快說完了,又得從頭說一遍。

花了一刻鐘,餘樂才說完。

“大叔,給我倒杯水。”餘樂說完後叫道。

三人默默看了餘樂一眼,牛逼,敢指喚一位皇帝給你倒水。

陳詁起身給餘樂倒了一杯水,問道:“這誰會在你身體裡留這麼兩滴精血,斷人修行之路,這麼大的仇。”

“我也納悶,有這功夫,直接把我宰了不就行了。”餘樂納悶的說道。

“你們錯了,據我所知,這種手段可是高品武夫為了培養後代開發出來了,至少也得是三品才能做到。不是隨便就能留,必須是父母,跟你血脈想承,不然根本留不住。”陳詁打斷道。

餘樂一臉問號,啥?搞半天是自己父母害自己,有必要麼,不喜歡兒子,糊牆上不就行了。

“我估計你父母也不是要害你,因為這麼做對身體的損耗很大,母親還好,大概要損失兩三年的修行,父親的話起碼得五年以上得修行。他們可能也隻是想要為你打好修行根基,冇想到兩人留的精血卻屬性相剋,反而束縛了你。”陳忠接著說道。

不過這裡陳忠也有一個疑問,一般來說,就算能留下精血,也不會很高級,能量是會有損耗的。

不然天下超凡武夫豈不是可以世代相傳。

可問題是,餘樂體內的精血精純程度,不輸一個正常的三品,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好的療效。

可這至少也得二品纔有這種效果吧,可是天下二品武夫已知的就梁國有兩個,一個都幾百歲了,另一個也才二十多歲,怎麼也不可能是餘樂的父母。

說來餘樂也是命大,兩滴三品的精血居然冇把他炸為齏粉,看樣子刺激不大。

“我去,他們是不是傻啊,做之前難道冇有想想的麼?”餘樂忍不住罵道,這什麼奇葩父母。

“我並不認為兩個武夫,做事之前會有思考後果這麼一步。”陳忠悠悠說道。

操,餘樂無語,忘了那是武夫了,這他麼還能說什麼。

“話說武夫為什麼都冇腦子,我也很聰明啊,難道修行還會把腦子修冇了麼?”餘樂忍不住問道,這是他一直奇怪的問題。

常理來說,修行應該越修越精纔對啊。

“嗬嗬,你可以罵武夫粗鄙,但你要真以為武夫冇腦子,那你就真的冇腦子了。其他體係,修為提升都是從客觀上感覺自己變強。隻有武夫,修行的根本就是身體,每一點提升都能直觀的感覺到。這會給自己一種強大的錯覺,久而久之,遇事就喜歡武力平推了,畢竟能簡單搞定的,想那麼多乾嘛。再加上,正常的武夫,從小生活的環境就是在武夫堆裡,長輩言傳身教。武夫隻是不喜歡動腦子而已,大多數武夫可都是比鬼還精的。”陳忠解釋。

接著又補了一句:“秦衝例外,他是真的蠢。”

還好秦衝不在,不然肯定跟你急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