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獨步江湖 > 第四百七十三章 破而後立,死而後生

獨步江湖 第四百七十三章 破而後立,死而後生

作者:折柳問歸人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2-06 13:25:31 來源:言情API

「掌門!」

「掌門挺住啊!」

閻七涼強撐著傷痕累累的疲憊身軀想要站起,卻一個踉蹌撲倒在地,他的身體已經到達極限了。

柳長卿還算好,冇有太大的事,他立刻衝到大殿前的石柱旁檢視洛臨淵的情況。

心臟的貫穿傷足以瞬間斃命,洛臨淵此時的氣息已經消散了很多。

柳長卿驚恐的看著貫穿了洛臨淵心腔的銀鐧,貿然拔出,不知道會不會出事,他一時不敢亂動。

若是洛臨淵死了,這個天淵派就徹底完了,或許高武世界不久後的將來又會步入新的黑暗。

「呼……呼……」

忽然,洛臨淵微弱的喘氣聲響起,柳長卿頓時一驚。

「還有氣,掌門還有氣!」

柳長卿欣喜若狂。

諸葛豪跛著腳一瘸一拐的上前幫忙。

閻七涼已經昏倒在地,冇有辦法幫忙了。

突然,洛臨淵猛地睜開了眼,隨即他一把握住銀鐧一瞬間拔出,鮮血飛濺。

「噗啊——!」

他一大口鮮血噴出,隨即跪倒在地緩緩倒下再度昏死過去。

在剛纔金袍男子用銀鐧即將貫穿他心臟時,他及時以錯骨術將斷裂的肋骨往內挪動擠開了心臟原有的位置,這才使得心臟躲過一劫,僥倖活了下來。

但是此刻,他已經壓榨完最後的體力,陷入了沉沉的昏睡中。

…………

「臨淵啊,這個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總會有許許多多令人髮指的設定,江湖太複雜,唯有擁有足夠強大的手段,才能活得自在!」一位白衣老者坐在山頂上看著遠處的雲霞。

洛臨淵看著老者的背影,有些悲傷,「抱歉師傅,徒弟讓您失望了,又一次……敗了。」。.

白千詡微微一笑:「人生就像一趟旅途,你會遇到小小的山岡,也會遇到萬丈的山嶽,你並非神明,因此總會有比你強大的人出現,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因為失敗而停滯不前。」

洛臨淵眼神灰暗,有些失落。

「可是……我真的還能做到嗎,麵對那種恐怖如神明的力量,我這一身本事顯得如薄紙般孱弱無力。」

白千詡的背影緩緩消散,「冇有人生來強大,除了天賦,還有環境的影響,你的路還長,慢慢去成就你自己的輝煌吧,這個世界的黑暗與不公編織成了籠罩天地的黑幕,而你……便是斬破黑幕的利劍!」。

他的身影緩緩消散,洛臨淵想要上前觸摸,卻發現整片空間在崩塌。

他身子墜入了一片黑暗的海洋。

黑暗、壓抑幾乎讓他窒息。

忽然,前方一道光亮閃過,曾經的種種在眼前如同走馬燈一般浮現。

「你,為何而習武?」

一道聲音在腦海劃過,洛臨淵頓時陷入了沉思。

為何而習武……

為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為了天下蒼生,平安喜樂?

為了證明自己,不受人欺?

為了快意恩仇,暢遊江湖?

或許曾經是吧,但是他現在想不出到底為了什麼,他再一次陷入了迷茫。

「你,想要什麼?」

功名利祿,世人敬仰?

天下江山,後宮千萬?

洛臨淵也不懂了,他自己的內心此時很亂,他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武道之心亂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洛臨淵緩緩從夢境中醒來。

疲憊的雙眼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熟悉的天花板,熟悉

的被褥,他躺在自己的房間內。

「醒了,醒了,掌門醒了!」柳長卿的聲音激動不已。

隨後顧煙棠的身影又出現在眼前。

她把了把洛臨淵的脈搏,鬆了口氣:「身體機能恢複很快,傷勢要不了太久就能痊癒。」

洛臨淵微微眨眼看著她問道:「我睡了多久?」。

顧煙棠迴應道:「不算太久,也就兩天兩夜。」

「其他人呢?」

「諸葛長老和柳公子傷勢算是你們中較輕的,他們冇事冇事,賀長老和秦姑娘在山下樹林發現了他們,他倆都陷入了重度昏迷,估計短時間醒不過來,好在救治及時他們都脫離了生命危險,玄麟長老傷到了一處要害,不過現在也救回來了,閻長老消耗過度,也冇醒來,至於其他的幾位導師,也都冇有生命危險,隻是傷得也不輕。」顧煙棠說道。

「太……好了。」洛臨淵緩緩吐了口氣,天淵派這一次傷員數量太多,損失慘重,好在都冇有性命之危,不然的話,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麵對這個局麵了。

顧煙棠確定洛臨淵冇有大礙後,便先離開了,讓洛臨淵好好休息。

「羽柔、心遙……還有懷安。」

洛臨淵右臂蓋住雙眼,眼淚忍不住的往臉頰兩側淌下。

他想要怒斥上天,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奪走自己身邊最親的人啊!?

他到底做錯了什麼,上天要這般對待他,難道自己的命格天生如此麼,無親無友,孤獨一生麼?

他現在不知道扛起這個擔子到底是對是錯,為了天下眾生而獻身麼,真的值麼,這不是他想要的吧!

洛臨淵來到後山之巔,這裡風景獨好,能夠俯瞰四周群山萬林,雲霧繚繞,仙氣縹緲。

他將懷安、洛心遙以及白景宸都葬在了這裡。

「心遙這丫頭喜歡吃香東西,是個小饞貓,白小子你在下麵要好好對她啊,要是敢弄哭她,老子做鬼也要弄死你!」

「還有懷安,謝謝你這麼多年的陪伴,雖然你呆頭呆腦的,但是辦事我卻很放心,一直以來,都是你在為我付出,我卻冇有為你做太多,很抱歉,若有來生,請讓我好好補償你吧,最後再求你一件事,要是真有碧落黃泉,請幫我好好照顧心遙。」

「心遙,哥哥終究還是冇守護好你,是我無能,又讓你受傷害了,我真是個徹頭徹腦的失敗者,不配當你的哥哥,抱歉……」

洛臨淵獨自坐在墓前,手裡端著一罈溫熱的濁酒,一飲而儘。

這一坐,便是三日,原本冇有下雪的冬季,卻在這三日裡忽然下起了雪,似乎要為這個冬季,劃上一個圓滿。

皚皚白雪落滿了肩,洛臨淵頭頂也鋪上一層白雪,酒罈已空。

在這風雪之中,洛臨淵僅僅身著單薄的長衣,卻渾然不知寒冷,眼神灰暗無光的坐在墓前,如同死屍一般一動不動。

這幾天,賀淩天他們也醒了,隻不過身體機能還冇恢複,無法動彈。

而這些天,外麵的人都知曉了浮塵殿和天淵派的事情,皆是歎惋。

許多武林門派上門安撫,卻都冇見到洛臨淵,隻能留下一些安撫的話語和物品後離開了。

市井百姓紛紛議論,除了震驚,更多的還是驚恐。

強如武林盟主洛臨淵,居然都不敵那個金袍男子。

而帝天王朝的名號,在世俗之中瘋狂流傳。

…………

「唉,很難受吧,當一個人真正開始陷入悲傷的時候,是哭不出來的,甚至冇有任何情緒,完全就是呆滯的,等過了這段時間,悲傷便會一湧而出,如洪水傾瀉。」

諸葛豪輕

輕做到洛臨淵身邊。

洛臨淵依舊冇有任何反應,呆呆的看著墓碑。

「很抱歉,我冇有超群的武藝,幫不了掌門你太多,我能做的隻有用我這還冇生鏽的腦袋為您排憂解難,我希望你能重新站起來。」諸葛豪苦笑一聲。

「要挺起胸膛活下去啊,不管自己的懦弱和不中用再怎麼狠狠地打擊你,都要燃燒自己的心,咬緊牙關向前邁進,就算停下腳步蹲坐下來,時間的流動也不會為你停止,時間不可能陪伴你承擔悲傷。」

諸葛豪語罷輕輕歎了口氣,隨後起身離去。

良久之後,洛臨淵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微弱的光芒。

「你,為何而習武?」

腦海中那道聲音再度響起。

回想起和親人好友的一幕幕畫麵,回想起懷安、洛心遙以及東方羽柔那溫柔的笑臉,這一次,洛臨淵似乎有了答案。

「因為……我要保護身邊的人!」

「你,想要什麼?」

「我……想要守護自己的摯愛與摯友,我想要他們平安無事的活著!」

習武,不是爭強好勝,亦不是功名利祿和快意恩仇,而是立一道門,護一方人。

習武的真諦便是守護!

那一刻,東方羽柔彷彿就在麵前,柔嫩的雙手撫摸著他的臉龐。

武道之心似乎再度被點燃,哪怕一次次跌倒,也要以最傲然的姿勢再次站起。

天下之大,他冇辦法做到顧及那麼多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顧好眼前人,天下眾生,豈是自己一個凡人之軀能顧得過來的,他不是神,他也是人,他隻需要守護好自己身邊的人便是最好。

此時此刻,那個沉重的擔子不複存在。

天下蒼生自有定數,不是他能左右,又何必為之困苦。

他根本不欠這天下蒼生任何事,這一次,他隻想為了自己的親人和摯友。

天下蒼生,一人之力心有餘而力不足,這從來不是他一個人的事,他隻要守護自己眼前的人。

為了保護身邊人,他遲早要殺了金袍男子,覆滅帝天王朝,那時天下蒼生也自然得救,因此不是為了刻意拯救而去拯救,而是每個人顧好眼下,因果循環,自然便是拯救蒼生,這從來不是一個人的事。

他總算是明白了何為拯救天下蒼生的真諦了。

他不必再顧及什麼了,這一次,他隻為守護親人與摯友。

他腦海中閃過東方羽柔那溫柔的笑靨,那份信念更加堅固。

「從前的我,為天下蒼生而揮槍,今後的我,隻為你一人揮槍!」

耳畔再度響起洛心遙的話語,「收拾一下,重頭再來罷!」。

洛臨淵緩緩起身,撣去一身白雪,眼眸再度燃起了光輝。

「是啊,不過是重頭再來罷了!」

(高武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