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仙俠 > 大唐連中三元_驚聞我父夢中斬龍 > 255、波瀾壯闊的鴻蒙時代

大唐連中三元_驚聞我父夢中斬龍 255、波瀾壯闊的鴻蒙時代

作者:傳奇校長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29 18:46:29 來源:言情API

一場漫長的沉眠,魏叔玉隻感覺被包裹在溫暖的光芒中,意識恍忽彷若過了數萬紀元。

睜開眼,億萬星辰閃爍,五彩絢麗,流光溢彩。

無數鴻蒙異獸穿梭遊蕩,發出陣陣嘶鳴,各種形態,萬族爭輝。

鴻蒙大世,波瀾壯闊。

魏叔玉駐足星空,虛空環繞永恒之力。

洪荒是先天靈氣,混沌是混沌之氣,代表鴻蒙的便是永恒之力。

魏叔玉駐足星空,察覺著過往的鴻蒙修士,“一個,兩個,三個,皆是永恒金仙境……”

“遠處有數股無極大羅氣息波動,看來這鴻蒙也不全是永恒。”

“初到鴻蒙,先夾著尾巴做人,瞭解一下情況。”

魏叔玉永恒金仙,在鴻蒙中也算不得多麼出彩,中規中矩,遊曆鴻蒙。

鴻蒙無垠無際,走到哪裡,便算哪裡。

魏叔玉身影剛消失,一縷冰藍色光芒顯現,“又讓他給跑了!”

“追!”

魏叔玉漫無目的遊蕩著,冰藍色光芒在後追趕。

魏叔玉富有閒情雅緻,一遊曆便是數千紀元。

冰藍色光芒始終未追上,氣的咬牙切齒,“小賊,彆讓吾逮著你!”

時間的催逝下,源初在魏叔玉體內留下的印記波動越來越弱,先前都未追上,印記變弱後,便更難追上。

源初放下狠話後,撕裂虛空,離去。

下一刻,源初出現在了元初鴻蒙。

既然出來了,不好好玩一玩,怎會罷休。

……

這一日。

魏叔玉正在一顆星辰上靜坐,耳邊響起嘈雜聲音,百萬裡外星辰正中,一群鴻蒙修士圍繞一團,指指點點。

“鴻蒙星辰果樹!”

“鴻蒙星辰果號稱十萬紀元一開花,十萬紀元成果,再五萬紀元才能成熟,吃上一顆果子,便可得鴻蒙星辰道體,省去數萬紀元苦修之功。”

“真的是鴻蒙星辰果,鴻蒙初判才過了不到百萬紀元,靈物真的要成熟了!”

一群無極大羅巔峰的鴻蒙修士圍著鴻蒙星辰果樹,雙眸裡直放精芒,準備動手搶奪星辰果。

而就在這時,星辰之上,響起一道聲音。

“不好意思,這鴻蒙星辰樹是貧道五萬紀元前栽下的,還望諸位道友離開。”一名穿著華麗服飾的道人,從星空而落,立在了星辰果樹前。

“呸!看星辰樹根莖至少存在了百萬紀元,何止五萬紀元?”一名半步永恒,急需證道的修士,大聲喊道。

淩空出現的道人臉上未露惱怒之色,麵帶微微笑,“哦,那就是貧道記錯了,這樹是貧道百萬紀元前種下的。”

“我呸!端的不要麪皮,百萬紀元前,鴻蒙初判,萬靈顯現,孕育精粹,你就出世了?”半步永恒修士破口大罵。

道人麵容依舊微微笑,“那就是十萬紀元之前種下的。”

“諸位,休聽他胡扯,他就是想占據這星辰果樹!”

眼看被戳穿,道人也不惱怒,露出核善微笑,“此果樹與貧道有緣,還望諸位道友割愛。”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吾等皆處在無極大羅巔峰境,急需靈粹證道,靈粹自然是有德者居之,斷不會相讓!”一群修士義正言辭,大聲道。

站在中間的道人,麵色微微一變,露出些許凝重,“汝等當真都是無極大羅境?”

“貨真價實!正值無極大羅巔峰,才需此靈粹!”

“那真是太好了!”

轟!嗡!嗡!

站在果樹旁的道人臉色陡然變得猙獰,周身爆發出永恒金仙威壓,怒視眾修士,“這星辰樹歸貧道了,非但如此,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開,想想活命,給勞資交出本命靈寶!”

換源app, 同時檢視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瑪德,早知道都是一群無極大羅的歪瓜裂棗,勞資還需要廢這口舌?”

永恒金仙氣勢衝擊之下,一眾修士皆是倒退數步,臉上露出了驚駭之色,“他…就是臭名昭著的永恒偷盜者準提?”

“霧草!怎會如此倒黴,遇到這個惡霸?”

鴻蒙初判,最早誕生的生靈享儘了機緣,也是最早一批證道永恒,其中西鴻蒙有一鴻蒙菩提樹化形而出,占儘了福緣,率先達到永恒!

然而其證道永恒後,便開始惡霸行徑,遇到天才地寶,總是高喊一句,‘此物與我有緣,還望道友割愛。’

最最可惡的,永恒準提這廝,隻欺弱小,從不與永恒修士發生爭執!

試問鴻蒙修士,未達到的永恒的,哪個冇遭其剝削過?哪一個不痛恨他。

“能咋辦?交唄,保命。”

鴻蒙一眾修士苦著臉,極其不甘心的拿出本命靈寶。

永恒準提臉上露出欣慰,“諸位無需擔心,貧道也是個講信用的,隻要諸位交出了靈寶,貧道便不會謀財害命,放諸位一馬。”

遠處,辰星上。

魏叔玉樂了,“擱鴻蒙也能遇上這種奇葩?難不成…是準提老老老祖宗吧?”

魏叔玉瞧著一眾修士被其唬的拿出本命靈寶,不禁無奈的搖了搖頭,“鴻蒙初判,生靈懵懂,還未見過人心險惡啊。”

交出靈寶,必死無疑。

那廝搶奪星辰樹,已結下大因果,而這些生靈不乏有接近永恒境的,既結下大因果,那廝怎會放任生靈離去,日後證道再來尋仇?

若那群修士不交出本命靈寶,仰仗本命神通,或許還可以分散逃跑,勉強能活下一二。

可一旦交了本命靈寶,那纔是真正的是魚肉,任人宰割。

魏叔玉饒有興趣的看著眾修士裡一個小傢夥,“都交了,就你冇交。”

星辰果樹旁。

永恒準提笑眯眯的收著靈寶,“交了嗎?都交了嗎?”

“還望道友說話算話,放吾等離去。”

“好,好,好,放汝等離去。”

話音落下,永恒準提麵色突露猙獰,周身殺氣迸發,祭出伴生靈寶九寶妙樹,向眾修士砸去。

“不好!”

“他動了殺機!”

“道友,汝說話不算話!”

“明眼人都知道吾準提說話不算話,要怪隻能算你們倒黴吧!”

眾修士中,一少年微微皺眉,“一群傻子,連保命的傢夥都敢交出去,他不下死手纔怪!”

“正好,趁機逃出去!”

準提殺機之下,少年祭出一顆渾圓白色珠子,然後少年化作一縷白茫,向遠處遁去。

“區區無極大羅巔峰,也想逃?”永恒準提呼吸間滅殺了一眾大能修士,伸手向虛空攝去。

少年噴出一口血,“想要抓小爺,嗬嗬!本命神通,遁!”

少年擺尾,呼吸間遁入了虛空。

永恒準提也無可奈何,“罷了,算你命大。”

“哎幼!”虛空中少年撞到了一塊堅硬,痛叫了一聲。

下一刻,便見著一穿著帝皇紫袍的修士,拎著少年的衣領走出了虛空。

“呸!特麼的竟還要幫手,吾命休矣!”

少年被魏叔玉拎著衣領,像一隻蛆蟲一般胡亂掙紮,拳打腳踢,可觸碰不到魏叔玉分毫。

永恒準提雙眸放出精芒,立刻裝出狼狽樣,“多謝道友出手相助,這群修士看貧道孤單一人,便想殺人奪寶,若非貧道有保命底牌,怕是已經遭了他們的毒手。”

魏叔玉靜立在虛空,麵露微笑,不吭聲,“嗯…靜靜看你表演。”

“道友,你信我,信我啊!”

魏叔玉隨手一扔,“畫地為牢。”

永恒之力湧現,將少年圈禁。

永恒準提感知到眼前修士永恒之力流轉,眸底露出忌憚,如臨大敵,“永恒境修士……”

“啊哈哈,道友,見麵分一半,既那群修士都隕落了,這星辰果樹便咱們兩個分吧。”永恒準提大笑著,儘顯康慨。

“哦?是嗎?道友還當真是大方。”

“害,這鴻蒙誰不知貧道是最康慨的。”

“可是貧道不想與你分。”

永恒準提臉上笑意戛然而止,“道友說笑了。”

“我看是道友說笑了。”

“道友,當真想要獨吞?”

“殺人奪寶,貧道也不介意。”

“好大的口氣!”

“既想獨吞,便讓貧道來試試你的底氣!”

“看,鴻蒙異種!”準提高呼一聲。

魏叔玉配合的向後望去。

準提冷笑一聲,周身法力儘數湧動,祭出九寶妙樹,向魏叔玉發動了全力一擊。

轟!嗡!嗡!

一股極其浩瀚的法力,向魏叔玉襲去,掀起法力光幕。

“跟貧道鬥,嫩了點!”

這鴻蒙,終究逃不脫有煙無傷定理。

待光幕散去,魏叔玉安然無恙的靜立在星空,頭頂玄黃色小鐘,垂下縷縷玄黃之氣護體。

“什麼!”

“鴻蒙至寶!”

“霧草!他竟然有鴻蒙至寶?”

“啊哈哈,貧道剛剛逗前輩玩的,前輩開心了嗎?”

“啊哈哈,那啥,小的不打擾前輩了,像星辰果這種至寶,也隻有前輩配得上,貧道告辭,告辭,前輩莫追,莫送。”

準提見情況不對,一溜煙的遁入星空,逃離此處。

魏叔玉笑著搖了搖頭,“難怪這廝惡事做儘,還能安然無恙。”

“真的苟啊!”

魏叔玉也未去追擊準提,身處鴻蒙碰到一個不要麪皮的苟王,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魏叔玉落至星辰,走到方纔佈下的圈禁旁。

少年一臉忌憚,“你…你想乾嘛?”

“不想乾嘛。”

“方纔他們都交了靈寶,你怎麼不交?”

“交了靈寶才引來殺身之禍,依我看若都不交靈寶,那廝不敢動手的。”

“嗯,悟性不錯,既躲過了今日之劫,身處鴻蒙這個波瀾壯闊的時代,汝會達到一定高度。”魏叔玉讚賞道。

“你…跟那廝不是一夥的?”

“你怎麼看出我跟那廝是一夥的?”

“哦…抱歉,方纔誤會前輩了,對前輩出言不遜。”少年誠懇行禮道歉。

“無妨。”魏叔玉收了圈禁。

“走吧,一齊去看看鴻蒙星辰果吧。”

“前輩的意思是…要與小子分果子吃?”

“見麵分一半。”

曾幾何時,魏叔玉在一眾大能前,也是自稱小子。

時光荏冉,滄海橫流,修行至今日境界,少不了當年那些前輩師長們相助。

每個時代,都有自稱小子的,潛力無限的,暫未綻放光芒的。

魏叔玉到達一定境界後,願做這個伯樂。

星辰果樹,共結了三十六顆果子,每一顆果子都散發著濃鬱的星辰之力!

魏叔玉打量著果子,猜測,“恐怕普通人族吃一枚果子,能頃刻間證道無極金仙。”

鴻鈞謀劃了無數年,辛辛苦苦,飽經磨難,才證得天道境,某種程度上還不如一顆果子的功效大。

“這便是鴻蒙嗎?”

“無限的造化與可能?”

“前輩先請。”

“好。”魏叔玉摘下一果子,咬上一口,頓時濃鬱的鴻蒙星辰之力遍佈全身。

一顆果子,讓魏叔玉多了數萬紀元苦修法力。

少年嚥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摘了一顆果子,咬了一口,“真甜。”

一顆星辰果功效,讓少年達到了無極大羅金仙巔峰。

少年還想再吃一枚,魏叔玉出聲提醒,“外部助力,永遠到達不了永恒,需自身突破,星辰果的作用便是為你夯實基礎。”

“多謝前輩指點,小子明白了。”

“說好一人一半,便一半,諾餘下十五枚果子收好,助你積蓄法力。”

“是,多謝前輩。”少年小心翼翼收好,本來還以為前輩是說說,冇想到真分了一半給自己。

“初見而已,何德何能?”

“對了,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元龍,元辰之龍。”少年恭敬回道。

魏叔玉正吃著一枚果子,噗嗤一下嗆到,毫無高人模樣,“什麼?你叫元龍?”

“對啊…我叫元龍,元辰之龍,前輩可是覺得有什麼不妥?要不小子改個名字?星龍?辰龍?”

“不不不,還是元龍吧。”

魏叔玉遙望鴻蒙星空,“怎會這般巧?鴻蒙無垠無際,自己剛至鴻蒙,便遇到元龍了?還是幼年形態的元龍?”

“一個鼻子,兩個眼珠,一張嘴,嗯…確實跟那個悶騷不愛說話的元龍挺像的。”

就算魏叔玉今日不出手,元龍方纔也憑藉著底牌保命,逃了出去。

“時也,命也,方纔出生,便有無上悟性,識破準提的小伎倆,不愧是未來的鴻蒙巨老!”

遙遠的時間命運長河下遊,緩慢流淌。

天庭。

元龍坐在老年椅子上,曬著日光浴,吃著給天庭特供的瓜果,簡直不要太舒服。

“多少年冇吃過果子了,甜,真甜。”

“不過…都冇有當年與聖皇坐在星辰上吃的那顆甜……”甜在嘴裡,甜在心裡。

元龍休憩時,準提抱著一大籃子水果小心的走了過來。

準提知曉天庭最近來了一個大老,連盤古大神都得畢恭畢敬的,自然想噹噹舔狗,萬一有朝一日能量結界破了,好尋求庇護。

“前輩,小的準提,不知前輩愛吃些什麼水果,就都送來一些,希望前輩喜歡。”

曬著日光浴,本來正在犯困的元龍,一下子激靈醒,臉上露出玩味,“嗯哼?就你小子叫準提是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