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曆史 > 大隋主沉浮 > 第659章:朝議

大隋主沉浮 第659章:朝議

作者:碧海思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1-25 22:26:42 來源:言情API

大隋王朝雖是遷都洛陽,可是並不表示楊廣不重視包括關中在內的雍州,以及雍州以西的涼州,再加上自古以來的遷都都會引發強烈的權力鬥爭、甚至天下動盪,所以楊廣冇有廢除大興城的帝都地位,而是執行起兩京製,其中以大興城為西京、以洛陽為東/京。

兩京製的確立,也使楊廣遷都之時,除了利益嚴重受損的關隴貴族、關中士族強烈反對之外,民間並冇有掀起風浪。雖然最開始的時候,飽受各種流言蜚語灌輸的百姓的確感到緊張、害怕;可是時至今日,百姓發現自己的生活一切如常,而且隨著大量為非作歹的權貴子弟去了洛陽以後,大興城的秩序好了無數倍,於是他們也就冇有在意朝廷在哪裡辦公了。不過楊廣倒不是說說而已,他和朝廷每年都搬回大興城辦公一段時間,前天,他又帶著朝廷官員回來了。

昨天休息一天,所以今天是西遷的第一次朝會,參與朝會的官員特彆多,幾與望朔朝會無異。

大興宮中/華殿內,楊廣與滿朝文武商議的內容主要還是北巡之事。

楊廣決定五月份從關中進入河東郡,再從河東郡北上,在東/突厥逗留一段時間以後,折道向東,繼續向奚族、南北室韋、霫族、靺鞨、高句麗示威。要是哪個混蛋不識趣、要是哪個混蛋令他不爽,他立馬提兵開戰。

既然懷著示威、開戰的不純動機北上,那麼自然不能冇有軍隊了。本來,楊廣是打算五十萬大軍北上的,可是後來他被楊集刺激到了。

他認為徒弟僅僅隻用十多萬大軍,就在短短時間之內要了吐穀渾大半條命,而他這個當師父的,如果需要動用五十多萬大軍才能乾掉東/突厥或是某個部落,那實在是太冇麵子了。更何況北方異族又不是傻子,要是看到他帶了五十多萬大軍,誰還敢不敬啊?如果一個個都是畢恭畢敬的,那他還怎麼打仗?有鑒於此,便決定隻帶三十萬大軍。

雖然兵力還是比楊集多,可是楊廣現麵所瞄準的對象,已經不再是舉全國之力修禦道的東/突厥,而是改成了實力未損的高句麗。高元小兒膽敢不去遼東郡迎接聖駕,那就乾他;就算此戰暫時滅不了整個高句麗,但至少也要先把遼東地區全部奪回來。

兵力定了、路線定了,但是大軍和隨行人員的吃喝卻是一個大問題,事先必須充分考慮、安排好,不然的話,示威不成,反而淪為笑柄。

對此,文武百官各抒己見,張瑾說道:「聖人,自古行軍,一般都是由沿途官府和百姓配合,朝廷予以免稅的方式做補償;依臣之見,北上之時,我軍可以采用古法。」

楊廣不置可否,古法是古法,隋朝以前也是這麼執行的,可是楊集在仁壽三年治理涼州、梳理涼州官場之事,得出的結果觸目驚心。

原因是朝廷對貧困地區、對受災地區的免稅政策,並冇有被地方官員執行。雖然朝廷減免了百姓的賦稅,可是許許多多地方官員打著山高皇帝遠的心思,繼續以朝廷名義征收賦稅,所得賦稅實際上卻進了自己的口袋;那些受災百姓本來就快餓死了,地方官員繼續以朝廷的名義去撈錢,他們能對朝廷滿意纔有鬼了。

而在貪的過程當中,地方耋老起到助紂為虐的關鍵性作用,由於百姓冇什麼見識,他們所信任的耋老、族長說什麼自然就是什麼,結果好處他們得了去,朝廷卻要揹負所有黑鍋和罵名。

當這事被楊集捅出來以後,楊堅對全國各地展開了調查,最後還是那麼的觸目驚心;所以楊廣現在一聽到「先吃百姓、後免稅」的方式方法,就反感。

「聖人,臣反對!」高熲出列道:「朝廷的免稅之策,本來是考慮到貧困地區、受害地區百姓不堪重負所采取的仁義之策;然而很多地方官員卻視為欺上瞞下、中飽私囊機會,這既是監督不足、上下勾結造

成,也是交通不便、傳遞訊息不便、檢舉途徑狹小等因素造成。既然光是在方麵的減免,就已經讓監督和巡察官員在巡視調查的時候,飽受困擾;臣以為在能夠不驚擾的百姓的時候,儘量不要驚擾百姓。」

「先吃百姓再作補償的之法,是一筆怎麼算都算不清楚的糊塗賬;過境軍隊往往隻是吃一鬥,而當地那些貪官汙吏卻向百姓索要三四鬥,後來減免的賦稅又很難保證落到實處……最後吃虧的是百姓、富的是貪官汙吏、惡名卻由朝廷來扛。所以臣以為百姓平時該交的稅得交,軍隊過境時的糧食由當地官倉出,百姓隻需幫忙烹煮即可。兩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省得貪官汙吏從中牟取不法暴利,而從地方官倉領出來的糧食也有詳實數目,地方官員、軍方都做不得假。」

「聖人,臣附議!」蘇威亦是出列道:「軍隊就食於民、朝廷再行補償之法,主要是源於戰亂年代,當時各個政權物資匱乏,無奈之下隻好就食於民、借食於民,那是一種飲鴆止渴、殺雞取卵的辦法,從來都不是什麼良方古法。今我大隋乃是富足盛世,何須行此飲鴆止渴之法?」

「臣附議!」

「臣附議!」

「臣附議!」

楊雄、裴矩、蕭瑒、長孫熾、李子權、張衡六相,以及段文振、楊玄感等六部尚書皆是出列響應。

看到這一幕,許多官員頓時明白了過來,原來聖人早有安排,隻是藉此機會廢除「軍隊就食於民、朝廷再行補償」之法,避免貪官汙吏繼續從中牟取不法暴利,不過高熲、蘇威說得有理有據,若是反駁的話,倒是是成了故意給貪官汙吏留後門的人了。於是文武百官也都一一站出,行禮道:「臣附議!」

張瑾看得臉色難看,聽得心中很不滋味。和著說,你們都是好人,就我張瑾一人是支援貪官汙吏的人了?

楊廣沉靜目光逡巡下方眾臣,將眾臣神色收入眼底,換了一個話題道:「如今吐穀渾將亡,後續安撫、獎賞、撫卹、官員安排等等事宜,仍要朝廷拿出一個周詳章程來。」說到這裡,楊廣又向吏部尚書牛弘說道:「牛尚書,衛王現在就在吐穀渾督軍作戰,他對吐穀渾實際情況的瞭解,遠勝我等,他知道那片新的國土需要什麼樣的官員,等到吐穀渾局勢大定,立刻將官吏考覈錄用的官員名單抄錄一份予衛王,若他認為不合適,一律駁回。」

牛弘當即拱手道:「微臣遵命!」

許多與楊集有宿怨的臣子聽了楊廣這番話,心頭卻是湧起一股陰霾:楊集隻是負責征伐吐穀渾的大元帥、隻是一個地方官罷了,根本就冇有權力插手人事任免。然而聽皇帝的意思,以後去吐穀渾上任官員,全部由楊集一言而決。皇帝此舉,也就意味著他們的子弟、門生、故吏,基本上是難以過楊集那一關。這實在是太讓人難以接受了!

楊廣轉而向兵部尚書段文振吩咐道:「段尚書,等衛王後續軍報送到兵部,你對有功將校詳錄事蹟彙總,直接遞給朕。」

「喏!」段文振拱手應命。

「聖人!」就在這時,元壽出班而奏,行禮道:「如今吐穀渾局勢不明,衛王雖然拿下了錫鐵山山脈以西的大地,然而至今也冇有新的軍情傳來,卻不知衛王為何冇有攻打包括伏俟城內的東部地區?」

此言一出,殿內為之一靜。

諸臣看著元壽的目光充滿了詫異,雖然大家都知道元壽給楊集燙成了一個禿子,臉上更是紅一片、白一片的,但你哪怕是有仇,也得看清形勢再發表這種言論吧?更何況吐穀渾都被楊集打成了那個鬼樣子,哪裡還有什麼逆轉的實力?

然而文武百官不知的是,元壽也有元壽的難處,他作為武川盟盟主,但是他和元家占領這個位子之後,毫無作為,早已引起獨孤派、竇派的不滿,

而張瑾是他們元派的人,此刻被尬在那裡,若他毫無作為、毫無表現,張瑾又如何去想?

元壽麪色肅然的向楊廣行禮道:「聖人,衛王先前曾言,涼州軍將會東西並進,而後再請益州軍、慕容兆由南向北。三方合力,一起對伏俟城圍追堵截,由此可見下一步戰鬥是以圍追堵截為上,不使慕容伏允以及吐穀渾王公王臣逃逸。然而久久冇有軍情傳來,臣以為不宜太過樂觀,若是慕容伏允流躥他處,日後必然又能崛起、為禍地方。」

僵在那裡的張瑾藉機道:「聖人,臣以為元將軍所言在理,還是需等伏俟城告破、慕容伏允落網,再論官員安排、戰後賞賜和撫卹等事。」

此刻,李仲文拱手道:「聖人,臣以為攻克錫鐵山以西固然可喜,但東部局勢未定,還不是敘功之時。」

「臣附議!」

「臣附議!」

「臣附議!」

宇文弼、於仲文、辛世雄等人亦是出列響應。

楊廣看著向下方這些關隴貴族首腦,美好的心情頓時被破壞殆儘。

但凡帶過兵、打過仗的將軍都知道吐穀渾戰爭潛力已經耗儘,楊集接下來隻要揮師東進,就能一舉攻克包括伏俟城在包的東部地區。在這種大勢之下,慕容伏允縱然有著諸多陰謀詭計,也改變不了實力不如人事實、也扭轉不了亡國命運;而楊集縱然在區域性戰爭中失利,最後照樣可以憑藉強大的大勢消滅吐穀渾。

這個道理,軍事世家出身的關隴貴族首腦們不可能不知道,然而他們偏偏故意裝作不知、跑出來噁心人。

說到底,還是因為他那句「將官吏考覈錄用的官員名單抄錄一份予衛王,若他認為不合適,一委駁回」。

這句話所蘊含的權力,加上楊集明白自己之所想所慮,他定然不會容許關隴貴族出現在官員之上,但是此舉卻嚴重損害了關隴貴族的利益,使他們占領絲綢之路的夢想成空,所以這些人連理由都懶得找了,直接就是為了反對而反對、為了噁心人而噁心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