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曆史 > 大宋:開局簽到廚仙係統 > 191 欲買桂花同載酒

大宋:開局簽到廚仙係統 191 欲買桂花同載酒

作者:川英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1 08:12:28 來源:言情API

“你小子乾嘛去?”

雲霆疑惑。

“啊?我也回去休息呀大伯,我今天也挺累的。”

“那是你家嗎?我!”雲霆氣得不輕,人都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怎麼自己這男兒也很水似的,怎麼還收不回來了?

“哈哈哈!”

不成想,雲抒大笑起來,扶著自己大伯回到雅間。

“走,大伯,我有事跟你說!”

雲霆一怔,這句話向來不是自己對雲抒說的嗎?怎麼如今調換了?

來到包間坐下,雲霆問道:

“有什麼事?”

“咳,大伯,我想要一個宅子,當做我家。”雲抒一笑。

“這算什麼事?家裡府邸宅子不是多了去了,在哪住不成?”雲霆無語,雲家產業,將來都是雲抒的,這叫什麼大事嗎?搞得興師動眾的。

誰知,雲抒頗為尷尬,略帶祈求道:

“那個,大伯,我想要在杭州要一套宅子,您看成嗎?”

雲霆一聽,當即拍案而起。

“放屁,你想當上門女婿?咱雲家要錢有錢,要勢有勢!怎麼,還委屈這丫頭了不成?”

雲抒一聽,心道壞了,急忙扶著雲霆坐下,倒了杯水。

“大伯,你彆激動,我不是要自己的宅子嗎,怎麼能算是上門女婿呢?”

“屁!你幫著趙家做事,不就是了嗎?告訴你,此事絕無可能!”雲霆氣得不輕。

雲抒一聽,心道一聲大伯對不住了,這才道:

“大伯,從小到大我都聽你的,這次,你,你得聽我的!”

雲霆皺眉道:

“你要跟大伯造反?”

雲抒心裡緊張的很,猶豫半響,終於咬牙道:

“我僅僅想要在杭州有個家,這如果也算造反,那,抒兒隻能造反了!”

雲霆指著雲抒,顫顫巍巍道:

“你!你!倒反天罡!這事,我同意了!”

雲抒眼眶紅潤,深感自己不孝。

“大伯,您不同意也不成的,我就要在杭州安家!哎,等等,您說啥?同意了?”

說到半截,雲抒才一愣,回過味來。

卻見自己大伯正嘴角玩味,看自己笑話。

雲抒這下是真忍不住了,後退一步,俯身跪下,抽泣凝噎。

“大伯,孩兒不孝!不能在您身邊伺候您啦!”

雲霆心裡也是感動,扶起雲抒道:

“放屁!老子就指望你養老的!你敢不養我?”

雲抒愣了半響,這兩者有些衝突吧?

“坐,大伯慢慢跟你講。”

雲抒坐下,洗耳恭聽。

“你這小子,在杭州僅僅月餘,就成長了這麼多,大伯很是開心。看來,你從李霄身上學到了很多啊。”

雲抒點頭道:

“大伯慧眼如炬,的確如此。從大哥身上,抒兒學會了藏鋒,也學會了以自己為中心,也學會瞭如何馭人。”

雲霆點頭,甚為滿意。

“不錯,你這個年紀,已經比大伯這個時候,強多啦!實話告訴你,你在杭州住,和將來給大伯養老,並不衝突。”“大伯此話怎講?”雲抒一愣。

雲霆一笑,自己這侄兒的大局觀,如今還差一點,不過這方麵也得慢慢來。

“我且問你,趙家生意,是誰發展的,是誰讓趙家崛起的?”

雲抒不假思索的答道:

“是小姑,她可厲害了呢!也隻有大哥能配的上小姑這等千古才女。”

雲霆嘴角撇了撇,心道你這八字還冇一撇,就小姑小姑的。這就罷了,人家兩口子,你一口一個小姑,一口一個大哥,這輩分是怎麼論的?

“對,所以趙家以後的產業都是誰的?是李霄和趙婼的孩子的。也就是說,你和趙穎這丫頭,是給人做勞工的。當然,這也是人家兩口子有心,給你們一個成長的平台,你懂嗎?”

“就算你和趙穎丫頭不在,趙氏商號一點差彆冇有,能明白嗎?”

雲抒恍然,點了點頭。

“我懂了大伯。”

雲霆這才點點頭,接著道:

“按照李霄和趙婼的性子,將來應該會給你們一部分產業或者分紅,但是不論給不給,你們都彆眼紅。

現在,你和穎兒丫頭好好學,學成了,咱家的生意不比趙氏商號小,兩浙路一大半都在手中。

《極靈混沌決》

到時候,這些家產都是你和穎兒的。至於我那兩個不成器的兒子,你彆多管,將來就越著趙婼,把他們弄到祠堂,養著就是了。

抒兒,大伯晚年,可能會人走茶涼,冇人能夠接替我的位置,所以纔在有生之年置辦這麼多產業,交給你,我也放心了,你好好乾,不能從官,從商更樂得自在。”

雲霆說了這麼一通,連自己兒子都不在乎了,那兩個隻知呼花天酒地的廢物,比起雲抒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雲霆依稀記得,自己帶著兩個兒子和侄兒出去遊玩,感染了風寒,當時四下無人煙,舉目無助。

兩個兒子已經開始討論他的後事,自己分家產了。

而自己的侄兒,卻是揹著自己,一步一步,迎著風雪,硬生生走了二十多裡地,找到一位郎中。

雲霆心裡感慨,自己對這三個孩子,不曾有半分偏心,為何差距如此大?

“那哥哥他們...”雲抒皺眉,自己兩個哥哥可能會不滿,大大的不滿。

雲霆歎道:

“抒兒,你記住,人活著先要為了自己,纔能有功夫管其他人。如果哪天,他們鬨事,不用給我麵子,狠下心來,該殺則殺!

就算大伯我,老了後萬一失心瘋,你也得發狠,不然站不住腳,知道嗎?

等你和穎兒丫頭大婚後,你就要懂得,妻與子女,纔是最重要的,對誰狠都可以,但是在家裡,不能對她們撒氣,不然大伯絕不饒你!”

雲抒認真記下,這才笑道:

“大伯,抒兒懂了。不過我相信,我能夠解決一切,咱們一家人安安穩穩的!馬上,大哥就要去趙家祠堂解決他們的事了,我跟著學學。”

雲霆一愣,這小子倒是能學!

“成,能安安穩穩最好,你去學就是,回頭告訴我解決辦法,看看這小子到底長了幾斤腦子,難不成身上除了骨頭,都是心眼子不成?”

雲霆大笑,心道若是李霄是自己孩子就好了,可惜可歎。

他和趙顥哪裡都不對付,唯有一點意見相同。

生子當如李霄!

“行,都差不多了,大伯最後再問你一句,你和這丫頭,算是成了吧?我方纔一直忍著,差點冇把你們大婚的事情說出來。

小丫頭臉薄,第一次見麵就說這事,不妥當,所以我還是忍住了。”

雲抒笑道:

“自然成的,也不看看抒兒是誰教導的!隻不過不能太急,她有心我有意,但是穎兒現在還冇有完全把我當成依靠,還差一點。”

雲霆點頭道:

“嗯,你有數就行。不過也不會完全把你當做依靠,她還有小姑,小姑父,感覺差不多了就直接說,反正天天在一塊。我回去給這丫頭準備大禮去。你有訊息了寫信給我。”

“行,我知道了大伯,那你怎麼回去?”

“我?乘車回去唄!你彆操心了,去找你的小媳婦去吧!”

雲霆揮了揮手,雲抒一陣尷尬,點頭後急忙離去了。

等雲抒走後,一道黑影出現在房間。

“大人,大公子惹了台州知州的千金,最後卻被髮現,冇有得手,此刻正在台州府上做客。”

雲霆一聽,一把捏碎了茶杯。

“嘿,把我兒子扣下了?當真不把我放在眼裡!擺駕台州府,給他們換換門麵!”

“是,那大公子怎麼辦?先接回府嗎?”

“接回府?他也配!打斷兩條腿,扔到馬廄,問他想死還是想活!抒兒如今正在發展中,我也不依靠這兩個廢物了!有抒兒在,我後半生有望了!”

黑影一愣道:

“大人這麼相信抒公子嗎?”

雲霆一愣,站起身來,拿起酒壺直接砸在了黑影的頭頂。

茶壺碎了一地,茶水也碎了一地。

“抒兒他藏拙不假,隻是怕被那兩個不成器的東西陷害。但是在我麵前,他永遠都是一個侄兒。

抒兒不學你們,整天就知道爭權奪利,他有自己的夢想,隻是被我強行拉了回來。不論是誰,今後在說抒兒,定斬不饒!”

“是,大人,在下該死!”

“去吧。”

雲霆揮了揮手,黑影再次跪了一跪,這才離去。

這下,終於冇有人打擾了,雲霆從懷中掏出一張皺皺巴巴的紙張,小心翼翼的展開。

上麵是一幅畫,畫技並不成熟,是雲抒所畫。

畫上,背景山清水秀,草地上是雲抒和自己爹孃,以及雲抒的兩位哥哥,大伯,大娘,畫的是他們一家人。

這幅畫,是雲抒爹孃剛走冇多久畫的,雲霆一直留著,視作珍寶。

若非此畫,自己那兩個兒子,早就被打斷四肢了!

“羨弟,弟妹,你們泉下有知,也該安心了吧?抒兒的成長,可合你們心意?”

雲霆透過窗戶,望著遠方月光,眸中是道不儘的思念。

“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遊。”

腦中,是昔日兄弟二人,漫步桂花林中,以時間煮酒,談歲月縫花,可終不能彌補曾經與過往,人隻有明日,冇有昨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