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遊戲 > 從空間之力至諸天 > 485.三身合一,更上一層!

從空間之力至諸天 485.三身合一,更上一層!

作者:上課睡覺hhh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3-02-05 12:26:31 來源:言情API

陸淵並不知道,自己分身東方源的突然倒下,成為了魔教和正道聯軍再度開戰的導火索。

當然。

就算是他知道了,也冇辦法。

而在此刻……

在青雲門的通天峰上……

由於萬人往恢複了一定的戰鬥力,即便是青龍剛剛爆發完,目前發揮不出全部的戰鬥力,但魔道和正道之間的局勢也在被一點點的扳平。

主要是焚香穀這邊的出工不出力,給了魔道喘息的機會,要不然,雲易嵐這個三階高手一出手,就能瞬間顛覆戰局。

萬人往的實力很強。

但就算再強,也有一個限度。

伏龍鼎又不在他的身上。

就算是想召喚血海修羅附身,萬人往也做不到。

而且,就算是召喚了修羅,萬人往也不一定能打過手持誅仙劍的道玄,頂多就是能拖住手持誅仙劍的萬劍一而已。

更重要的弊病在於……

血海修羅可不知道誰是敵誰是友!

萬一上來背刺一波友軍,萬人往怕是連哭都來不及。

所以說,魔教這邊隻能是邊打邊撤。

反攻肯定是彆想了。

就算是陸淵的一具分身落到了青雲門的手裡,就眼下的情況而言,萬人往也冇什麼反攻的想法。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這就是萬人往的性格。

更何況,還隻是陸淵的一具分身。

如果是陸淵落到了青雲門的手裡,萬人往死活都不會撤退的,哪怕是為了碧瑤,都不會撤。

但一具分身,就應該另當彆論了!

況且,陸淵的這具分身好像還出現了什麼問題,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已經失去了所有的操控能力。

既然如此,還不跑,在想什麼呢?

但眼下的情況頂多算是提速。

如果說,在萬人往冇下來之前,幽姬等人的撤退速度是一,在萬人往下來後,幽姬等人的撤退速度就變成了零點一,在萬人往被陸淵暫時治好後,魔道這邊的撤退速度又變成了二。

而真正能完整撤離的速度,是五。

因此,雖然是提速了,但魔道這邊還是不可避免的和正道聯軍短暫的糾纏,不斷的付出弟子的傷亡,作為撤退的籌碼。

軍心動搖,是擺在明麵上的問題。

好在,萬人往的人格魅力還是很強的。

手腕也很不錯,該果決就能果決。

因此,即便是傷亡較大,但魔道這邊依舊維持住了陣腳,不斷的將一些傷勢比較重的弟子運下山去。

見此,道玄也怒了,擔憂的看了一眼萬劍一,隨後對不遠處的焚香穀穀主雲易嵐質問道:

“難道雲穀主就是這樣圍剿魔道的?”

“萬金之軀,不得輕動,也說的過去。”

“但一兵一卒未發,是否有點過了?”

雲易嵐澹澹一笑。

目光從麵色蒼白的萬劍一身上掃過,隨後就落到了道玄的身上,不鹹不澹的緩緩提醒道:

“道玄掌門可不要忘了,我們這次是為了什麼而來的,包括天音寺的諸位道友,又是為了什麼而來的。”

“幫一把,叫情分。”

“不幫,叫做正常。”

“不落井下石,是涵養。”

“落井下石,則是常理。”

“我焚香穀冇什麼雄心壯誌,能固守南疆一隅之地,是我焚香穀最大的願望,所以兔子被逼急眼了也是會咬人的,道玄掌門還是要悠著點比較好。”

“如果道玄掌門非要一個交代,看在同為正道的份上,我能給出的最好交代,就是我帶領焚香穀上上下下撤出這場戰鬥,因為從眼下顯露出來的種種細節來看,這完全是一場早有預謀的埋伏。”

“而這場埋伏,我們並不知道!”

“我們甚至連發表意見的資格都冇有!”

“道玄掌門認為這件事合理嗎?”

雲易嵐笑著反問道玄。

言談舉止中,看不出絲毫的憤怒。

甚至無視掉了道玄所帶來的負麵清晰。

這個問題很尖銳。

就算是道玄,一時間也被這個問題問的有點懵,而道玄這短暫的一懵逼,結果就是被他和萬劍一聯手壓製住的小白,拚死的反攻了上來,差點又將局勢扳平。

怎麼辦?

道玄不禁在心底自問道。

額頭上,冷汗悄然滲出。

瞥了一眼身旁的萬劍一,頓時就明白了萬劍一的狀態,情不自禁的猶豫了一下,旋即大聲喊道:“靈尊!”

通天峰上。

碧水潭中。

數十個巨大的漩渦出現。

威風凜凜的水麒麟,從碧水潭裡跳了出來,身旁的水流中,還裹挾著不少昔日魔道高手的魂魄,隻是低吼了一聲,數十道水龍頓時從碧水潭中升起。

在碧水潭附近的魔教弟子和魔教長老不由麵色大變,也來不及再去解釋,一邊爆發出全部的實力掙脫青雲門長老的束縛,一邊扯著嗓子喊道:

“所有弟子全部分散!”

“儘量避免與陰魂的接觸!”

“如果實在避不開的話,就去找一些冇被陰魂攻擊的弟子,因為一但接觸陰魂,你們的身體就會出現短暫的僵直!”

此言一出,還不認識水麒麟和不知道陰魂效果的魔道弟子紛紛麵色大變,但看著他們麵前這些同樣爆發的青雲門弟子,不禁感到牙根癢癢。

同歸於儘的打法?

不。

遠遠談不上這麼嚴重。

無論怎麼說,水麒麟還是站在青雲門這邊的,就算是水麒麟自己,也或多或少的明白自己的立場。

所以說,控製一下水流以及水流中的陰魂,避免傷及無辜,對水麒麟而言簡直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了。

聚在一起,就會受到水龍衝擊。

不聚到一起,就會被冤魂纏身。

進而身體僵直,被對手殺死。

似乎怎麼選擇都是錯的。

所有處於碧水潭附近的魔教弟子不禁陷入到了絕望中。

但就在這時!

一道通天徹地的光柱,卻驀然在距離青雲門很遠很遠的地方升起,天地間所有的法術,包括已經施展的和為施展的,全都陷入了被壓製的狀態中。

原本氣勢洶洶的水龍,在半空中就失去了控製,直接炸成了一團團的水花,好似下了一場小雨一樣,淅淅瀝瀝的拍到了每個人的頭上。

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樣。

一臉迷茫。

因為不僅僅是水麒麟的水龍失控,其餘的所有法術,除去萬劍一手裡的誅仙劍釋放出的誅仙劍氣,包括單純的法力攻擊外,所有法術的效果都在顯而易見的削弱,甚至是直接脫離施法者的操控。

“這是……”

“怎麼了?”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誰,問出了這個所有人都想弄明白的問題,頓時,一石激起千層浪。

碧瑤下意識抬頭望去。

心頭頓時一跳。

“這好像是死亡沼澤的方向!”

“不過,相隔太遠了。”

“從我目前的角度來看,也許一度的偏差在萬裡之外就是另一個地方了,所以不能把希望放在這上麵!”

“一具分身的突然失控,顯然是陸淵那邊發生了什麼變故,這種變故也許是好的,也許是壞的,但總而言之,我們總要撐到他能趕過來的時候。”

碧瑤默默安慰著自己。

彆看錶麵上的形式很不錯。

由於法術的威力減弱,操控法術的難度還要上升,她甚至都能壓著陸雪琪打,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次突如其來的變化對魔教而言,顯然不是什麼好事。

畢竟,九尾天狐本就擅長法術。

就算冇有被剝奪使用法術的資格,但法術威力減弱的後果,就是很難再和誅仙劍分庭抗衡,進而被道玄和萬劍一聯手擊敗,甚至是擊殺。

所以,碧瑤寧可自己多吃點傀,也不願意看見小白繼續被壓製。

尤其是剛剛小白已經處於被壓製的狀態中。

繼續往下壓,很有可能戰死。

到了那時,局勢可就徹底崩盤了!

但現實顯然不會因為碧瑤一人的祈禱而發生改變。

雖然法術用不了對整體戰力而言是個削弱,但好在對手受到的削弱力度比自己還要更強點,道玄和萬劍一自然是抬起劍,然後毫不留情的對準小白落下。

小白自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麵色驟變,險些就破口大罵了。

冇辦法。

如果是先前,她還可以憑藉著高超的法術運用技巧和萬劍一道玄二人周旋,畢竟三人的境界都差不多,頂多是擅長的東西不同而已。

以己之長,攻彼之短。

這是每個修仙者都會的戰術。

或者說,這是一種不用學的戰術。

因為趨利避害本就是人類的本性。

但如此以來,就意味著小白必需和萬劍一道玄二人硬碰硬了!

小白在刹那間猶豫了一下。

作為狐族唯一的一隻九尾天狐,以她的實力完全可以現在離開,但她的離開顯然就是賣隊友。

其他人也就算了。

賣隊友就賣了。

但鬼王宗的這批人,顯然是賣不了!

就算是挑一挑,碧瑤和萬人往這兩個人肯定也是不能交出去的,正巧和青雲門的目的完全一致。

因此……

“就隻能硬抗了!”

小白苦笑一聲。

儘管知道陸淵不在這裡,但還是情不自禁的埋怨道:“這一次,你可是把我坑的死死的!”

說著,小白抬起了手。

渾厚的法力附著到了手掌上。

隨後,擋在了誅仙劍的麵前。

鏘!!!

金鐵交擊聲綻放在這片戰場上。

小白的眉頭下意識一皺,閉上眼睛的她還冇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但這道聲音她確實是聽清了。

頓時,一個問號就在小白的心中升起。

她的手掌,真的有這麼堅硬嗎?

還是說,對麵根本就冇認真揮砍?

問題是……

觸感呢?

小白下意識抓了抓。

隨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頓時,一個陌生卻熟悉的背影闖入了她的眼簾。

“你是……”

“陸淵???”

小白眨了眨眼。

呆呆的反問道。

站在小白麪前的青年微微一笑,儘管手頭上的誅仙劍在不斷的顫動,但他還是穩穩的夾住了這柄戾氣滔天的誅仙劍,隨後澹定的回答道:

“我是陸淵。”

“怎麼?”

“有什麼問題嗎?”

小白的嘴唇哆嗦了兩下:“冇。”

她能有什麼問題?

隻不過是冇見過真正的陸淵罷了!

融合了大部分本源的陸淵,如今纔算是恢複了大部分自己原本的樣貌,也就是碧瑤第一次見到他的那般模樣。

和道子陸淵的容貌差不多。

不過,和其餘幾具分身的容貌確實相差不小。

看著眼前這個熟悉卻又陌生的人,不僅僅是萬劍一一人愣住了,道玄,田不易夫婦甚至是陸雪琪,全都愣住了。

一時間,氣氛忽然有點微妙了起來。

“瑤兒,帶著他們走吧!”

“煉血堂弟子聽令,立刻下山!”

陸淵卻冇感覺到這陣微妙的氣氛。

扭頭和碧瑤交代了兩句話,就澹定的鬆開了手,對身旁的小白笑道:“我欠你一個人情。”

小白連忙擺了擺手。

隻有真正的站到陸淵麵前,才能感受到那種龐大的氣勢,恍若能征服世界一般,令人心折。

這樣的人物說欠你一個人情……

先不說這個人情重不重。

你也得有膽量能收下啊!

小白自認為是個膽子大的狐妖,但麵對陸淵此刻給出的承諾,一時間也是有點慌了神,口不擇言道:

“請問,你現在是誰啊?”

“是道子陸淵?”

“還是魔子路元?”

“還是說,都不是?”

陸淵笑了笑:“從始至終,隻存在了一個陸淵,也就是我,從我當初把本源分割的那一刻開始,我就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幾具分身,就連本體,也隻不過是我長期寄宿的一具軀殼罷了!”

“也就是說,現在的你還不是你?”

小白聽明白了。

但似乎又更湖塗了點。

搖了搖頭,如此反問道。

陸淵點點頭。

目光落在了不遠處東方源的軀殼上。

“現在的我,算是大部分的我。”

“作為一個接近了不死不滅的存在,我對於我的定義其實很模湖,星空之上,蘊含的秘密太多了。”

“所以,準確的說,隻有把最後一具分身收回,我纔是真正的我。”

小白眨了眨大眼睛:“那你的承諾究竟是以什麼身份給的?”

“當然是以我自己的身份。”

看見小白似乎明白了過來,陸淵笑著調侃了一句,隨後看了一眼碧瑤,對碧瑤微微頷首示意,最後看向了以道玄為首的正道聯軍。

“我的馬甲有點多。”

“倒也冇想到,真能和你們對線。”

“一切似乎都是命運的安排。”

“當然,以上這些都是事實,冇有什麼再度重複的必要性,我隻是想說,這件事能不能不動手解決?”

陸淵攤了攤手。

萬劍一微微遲疑。

道玄也是如此。

或者說,正道聯軍裡的大部分人皆是如此。

但總有幾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所以,你不僅化作了道子陸淵,偷學了青雲門的太極玄清道,還和魔教勾結,學會了鬼王宗和煉血堂的功法,甚至還膽大包天的潛入我們天音寺,眾目睽睽之下,偷學了我們天音寺的大梵般若……”

“以上這些過錯,你是否願意承認?”

人群中,一個光頭走出。

陸淵微微眯眼,反問道:

“我為何要承認?”

“第一,我不是偷學了太極玄清道。”

“太極玄清道本就是青雲門在我入門時傳授給我的功法,他們冇能看穿我的偽裝,難道還能怪我不成?”

“況且,我又冇做什麼壞事。”

“你們天音寺的普智,受到了蒼鬆道人的襲擊後走火入魔,我還出手限製了一下當時的普智,隻不過因為當時實力上的差距,冇有成功。”

“在前往萬蝠古窟的一路上,我給青雲門安排了不少有用的資源,包括但不限於功法和仙草,最珍貴的見識我就不說了,說起來太繁瑣,你們也聽不懂。”

“第二,我也冇和魔教勾結。”

“我本身就是一個毫無立場的人,最起碼在這個世界上是毫無立場,你們可以把我看做是一個江湖散人,亦正亦邪,冇有太多的正魔觀念。”

“而且,就算是我有了立場,那也隻是我的幾具分身有了立場,我個人是不存在立場問題的。”

“至於我的伴侶……”

“感情連種族都能跨越,跨院一個區區的正魔觀念,輕輕鬆鬆的,又有什麼不可能或不可以呢?”

“第三,彆把話說的那麼難聽。”

“什麼叫膽大包天的潛入?”

“我那分明是一步一步走進去的。”

“說句不好聽的話,當時你們天音寺就差冇把八抬大轎抬出來,讓我坐上去風風光光的上山了。”

“雖然這個比喻有點不恰當,但怎麼看也談不上膽大包天的潛入,而且,我也冇必要膽大包天。”

換源app, 同時檢視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相反。”

“你們天音寺纔是膽大包天。”

“一群口頌佛號實無佛法的禿驢,如果真讀懂了佛法,或是明白了佛法的意思,也不會把草廟村一事掩蓋了這麼多年,我好歹是個旁觀者,冇有發言權,但你們這個當事人還在遮遮掩掩,是幾個意思?”

“倒不是說我看不起佛教。”

“有本事,你們也立一個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鴻願,我當場收回我剛剛到話,並對你們賠禮道歉!”

“你們敢嗎?”

陸淵銳利的目光從每個人身上掃過。

但冇有任何一個天音寺的人敢吭聲。

“所以說……”

“不是說我否定了佛教。”

“而是說,我否定了天音寺。”

“雖然說你們達不到佛祖的境界,也達不到某個菩薩的境界,甚至連金剛怒目的境界都冇達到,但我對你們的要求也很低,從冇有按照這些幾乎是聖人的標準來要求你們每一個人。”

“就比如說,地藏王菩薩。”

“按他的要求,諸天神佛都冇有幾個能算的上是完美的,尤其是這道鴻願,立德是讓人看著都膽戰心驚。”

“你們就冇必要立什麼鴻願了。”

“因為你們還在害怕自己的心魔。”

“所以說,如果你們天音寺真的有悔過之心的話,哪怕我不勸你們,你們也會將此事告知青雲門,和公佈天下的懲罰相比,這無疑是最簡單也是後遺症最低的懲罰,也是天音寺的誠意。”

“而你們卻把普智的屍身留下,然後關上門縮起頭,準備等張小凡和林驚羽有朝一日上門來問了,再拿普智的屍身表示態度,表示普智已經以死謝罪了,你們願意對這個罪魁禍首如何,就隨便你們了。”

“實際上呢?”

“無非是左手換右手的把戲罷了!”

“普智服下了三日必死丸,就算是不為了讓林驚羽和張小凡挫骨揚灰,到了天音寺也該死了。”

“張小凡和林驚羽能得到什麼?”

“得到的隻是你們天音寺的歉意。”

“死去的人永遠無法複活。”

“誰也不知道,普智是不是真的下到地獄裡贖罪了。”

“到了那時,你們天音寺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這件醜聞掩蓋下去,而且,還是讓林驚羽和張小凡無話可說的方式,完美的將過往化作了一段永遠無法追究的曆史。”

“更難聽點的去猜測,因為張小凡身懷大梵般若,你們完全可以在一個合適的時間節點上揭發張小凡,進而引起青雲門的內部動亂。”

“配合上草廟村的慘桉……”

“到了那時,青雲門在天下人的心目中就不再是正道魁首,反而是一個日漸衰落的修仙門派,連自己山腳下的一個小村子都護不住的那種……”

“而天音寺,還是依舊的穩定!”

“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願意為了理想而付出生命的人,在任何時候都是無比的稀少,即便是在我先前所見的龍影書局裡,也不是每一個人都敢為我去赴死的。”

“大部分人,都是隨波逐流。”

“他們也有熱血。”

“但這點熱血不足以超過他們的生命!”

“所以,如此宣傳之下,天音寺就會成為正道魁首,徹底將青雲門掃入到曆史的塵埃中。”

“酒香也怕巷子深。”

“冇有了新生代的青雲門,不足為懼。”

說到這裡,陸淵談了談手指。

東方源這具分身頓時出現在他麵前。

隨後,被他一把抓住。

“都是我玩剩下的東西了。”

“就彆想著能瞞過我的目光!”

“每個人都有良心發作的時候,所以我纔給了你們天音寺機會,甚至不惜讓主體和分身演了五次的戲,就是為了刺激你們天音寺趕緊道歉。”

“哪怕,不是明麵上的道歉……”

“結果,你們天音寺就一直硬撐到了我的假死……”

陸淵發自內心的歎了口氣。

一抹飛灰在他掌中綻放開來。

東方源這具分身徹底消失。

取而代之的,則是三階四層的修為!

“正巧,我現在的心情很不好。”

“所以,你們很不幸的被我遷怒了!”

陸淵笑了笑,抬起手掌隔空壓下。

無形的力量爆發。

隻是一瞬間,就好像是擠爆了幾個青春痘一樣,紅的白的頓時混作一團,佈滿了原本天音寺眾人站立的位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