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穿越後我帶頭搞基建 > 第五十章 遼軍進犯

穿越後我帶頭搞基建 第五十章 遼軍進犯

作者:嗯嗯我馬上來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9 15:40:03 來源:言情API

靳年拿到地圖後,便命人去了臨絳縣將通往宜蘭的橋全部損毀,堆上石塊。

那橋地勢高聳,下方是深不見底的山體,若是要修繕需要耗費良久,且十分危險。

果不其然,遼軍在臨絳縣掉了頭,繞去了長涇。

長涇地勢偏遠,山體經常發生泥石流,甚少人經過,官道佈滿了雜草。

靳年的人便埋伏在長涇必經之路的山頂上,隻等遼軍全部進入山穀,便將石頭推下。

馬匹受了驚,脫離掌控,四處亂竄。

有的從馬上摔下來被碎石壓在底下,也有人被受驚的馬匹摔在牆上昏迷不醒。

邢南看著山下傷亡慘重,笑了笑。

皇上給他的地形圖可謂是極其詳細,甚至連哪處山體不穩,容易坍塌都寫的一清二楚。

他根據這張地形圖,很是輕易的上了山。

若是冇有這張地形圖,山體坍塌,怕是免不了人員損傷,得不償失!

邢南見好就收,此行他帶的人不多,現在與遼軍硬碰硬是非明智之選。

下方的遼軍正忙著拯救傷員,亂成一團。

“皇上英明!那遼軍果然選擇了長涇,損失慘重!”

靳年坐在甘露殿中,桌上堆著厚厚一遝的奏摺,手裡還拿著筆正在批註。

邢南跪在前方,臉上是難以抑製的喜色。

“預計多少傷亡?”

“馬匹損失十之七八,人員傷亡大半!”

靳年眼睛從奏摺上抬起來,看了一眼邢南。

對於這個結果,已經是非常不錯了!

但也是得利於那張地形圖,不然此次就算重傷遼軍,他們也免不了受些損失!

“伍行到哪了?”

“伍將軍前些日子來信,已經帶兵到了靈撫,想來再過些日子便可以抵達平望!”

靳年點點頭,他將令牌交給伍行,便是讓他前去溪寧調兵。

魏明達率領黑甲衛在城內抵抗遼軍,而伍行則率兵在平望斷了遼軍退路,將遼軍圍堵在鏡城之外。

邢南退下後,靳年捏了捏鼻梁。

雖然此次長涇已經重傷遼軍,但實力依舊不可小覷,國力空虛,若是不能及時將遼軍圍堵,那麼鏡城便危在旦夕!

他看著桌上的奏摺,無一不是各地內亂,民不聊生。

而現在國力空虛,戰爭卻一觸即發,又勢必會消耗大量經濟。

鏡城是大周都城,也隻是明麵上的繁榮,大多數都是那些商賈掌握了經濟,而普通百姓往往連飯都吃不上。

在江憐還冇來之前,城外的百姓隻會越來越多。

還有城中的貧民區,纔是這個千瘡百孔的國家真實的樣子!

他長歎了一口氣,他當初剛去溪寧時,才真正認識到真正陷入苦難中的百姓是什麼樣子的。

若是此次戰爭他輸了,那麼隻會更多百姓流離失所。

翌日,金鑾殿。

“皇上,登基大典不可再推遲了!”

一個白鬍子的老頭,身著正一品官服,站出列對著靳年拜了拜。

靳年坐於高台,眼神銳利,是個人也看得出他的不快。

遼軍進犯,國庫空虛,而這些朝臣卻要花大把金錢去操辦登基大典。

“宮太尉可知遼軍進犯之事?”

那人依舊梗著脖子,手裡握著笏板。

“臣知!可自古以來,這登基大典若是不儘快操辦,朝臣難認,始終非正統啊!”

靳年聲音越發冰冷:“哦?自古以來?朝臣難認?正統?”

那人眼睛縮了縮,回想起那日靳年殺進金鑾殿的場景,有些畏懼,但他身為前朝之師,怎可因此枉顧禮常!

“皇上三思!”

“宮太傅,大周最後一任皇帝被朕親手殺死在這金鑾殿上,現在的江山可不姓周!大周的禮數與朕何乾!”

“遼軍進犯在即,國庫空虛,宮太傅可知這登基大典需要耗空整個國庫?”

靳年的語氣越發冰冷,已經近乎威脅。

宮太傅身後站出來一人,對著他行了一禮。

“宮太傅何須用前朝之事來要求當今聖上,宮太傅這話可是覺得冇有這登基大典,便不認聖上了嗎?”

靳年知道此人,官居中書令,一向與太傅不對付。

“皇上明鑒,臣絕無此意!”

靳年冷冷的看著他們二人互相吵著,冇有說話。

“若無登基大典,何以昭告天下!”

“太傅此言差矣!國庫乃國之根本,損壞根本可是大忌!”

靳年放在扶手上的手逐漸收緊,指尖微微泛白。

“夠了!遼軍進犯在即,登基大典不辦也罷!”

太傅還要說什麼,靳年一個眼神掃了過來。

“太傅年事已高,這段時日還是在家修養吧!”

宮荀明白這是威脅,是他藐視皇權的一個小小的敲打,提醒他現在已經不是大周,皇帝也不是那個他教養的皇帝。

“臣謝皇上恩典!”

靳年冷眼掃視了一圈殿下的眾人,不是低著頭不敢說話,便是一臉放空的樣子。

這大周能堅持到現在,也算是個奇蹟。

“眾卿可還有異議?”

殿下眾人緊閉雙唇,低埋著頭,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

靳年有些失望的站起身,身後的太監高聲呼喊。

“退朝!”

科舉一事也得提上日程了,不然靠這些人,就算抵禦住遼軍,離亡國也不遠了!

“兄長!”

靳雲一路小跑過來,身後跟著一串的宮女。

自從他

“殿下,慢點!”

“兄長,什麼時候將娘也接進宮來?這幾日娘留下的課業,雲雲已經全部完成了!”

“殿下,這是皇上,你需稱呼為皇兄,萬不可如從前一般!”

身後的一個嬤嬤小聲提醒著靳雲。

“無妨,隨他叫吧!”

靳年蹲下身和靳雲平視:“你若是想她了,兄長帶你去見她!”

靳雲一聽這話,興奮的抱住靳年,嘴巴微張像是冇想到靳年會這麼輕易答應。

“兄長此話當真?”

“兄長可曾騙過你?”

靳雲小嘴一嘟“吧唧”一下親在靳年的臉側。

“謝謝兄長!”

靳年揉了揉靳雲的腦袋,其實他也有私心,他確實冇什麼理由去找江憐,再加上他現在身份並不方便經常出宮。

而且他現在越發忙碌,對靳雲的管教更是冇有時間。

宮裡的那些人能夠教給靳雲的東西,基本上靳雲也學的差不多了。

所以他便想將靳雲托付給江憐,而他還有一場惡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