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 > 穿越後我帶頭搞基建 > 第四十一章 鴻門宴

穿越後我帶頭搞基建 第四十一章 鴻門宴

作者:嗯嗯我馬上來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9 15:40:03 來源:言情API

“謀殺皇室可是重罪!是要株連九族的!”

靳年聽完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九族?

“那殿下可算本王的九族嗎?”

周子慎大腿有些發抖,卻依舊不願退步,梗著脖子。

“本王奉命行事罷了!靳王殿下可是要抗旨不遵?”

靳年不願再與他廢話,直接上手敲暈了他。

而守在一旁的士兵將他圍了起來,劍尖對著他。

數十把劍對著他刺了過來,他腳尖輕點踩著劍刃躍上了城樓頂,眼神中帶著些許睥睨。

而城內一早便等著的邢南接受到靳年的示意,帶著人衝了上來,強行打開了城門。

“靳王你是要造反了!”

那人說完這句話,便要跑,還未跑出幾步就被一把劍刃穿透了整個胸膛。

江憐這是第一次見到靳年殺人,若說是冇有任何感覺是不可能的!

但她也不覺得靳年有錯,他們生活方式不同,接受的教育不同。

這個時代本就是弱肉強食,聖母是活不下去的!

城門打開,一群人湧了進去,他們被關在城外已經大半個月,早已歸心似箭。

江憐跟在人群後麵慢慢走著,鬱修德陪在她身邊。

“江姐姐!”

小童早知江憐他們今日回城,在城門口等了許久,終於等到她。

而一旁還跟著常生和糰子,兩人也向他們跑來。

“少爺!”

小童有些不滿的看了常生一眼,立馬撲到江憐懷裡。

“江姐姐,我就知道你那麼厲害,一定可以的!”

江憐揉了揉小童的腦袋,一個月不見,小童似乎比之前高了不少。

“娘!雲雲好想你!”

江憐懷裡抱著一個,腿上掛著一個,有些久違的懷念。

“雲雲有冇有乖乖聽小童姐姐的話?”

“雲雲很聽話!娘要獎勵雲雲嗎?”

糰子的算盤打的太響,連剛從城牆上下來的靳年都聽見了。

江憐看見靳年向她走來,拍了拍小童的頭,她便乖乖的等在一邊。

糰子依舊緊抱著江憐不發,眼神還有些幽怨的看向靳年。

兄長和娘呆在城外就算了,還不讓帶上他!

兄長果然是想跟他搶孃親!

江憐蹲下身和糰子平視,捏了捏糰子的小臉。

“雲雲先等一會兒好不好!姐姐有事要和你兄長說,說完就帶你回去給你做好吃的!”

糰子這纔不情不願的撒開江憐的大腿,眼裡滿是幽怨,像個小怨婦一般。

“多謝靳公子了!”

“江姑娘客氣了,此次疫病能解決還多虧了江姑娘!”

江憐知道靳年此次算是公開對抗皇帝,往後的日子怕是不能像從前一般蟄伏了。

“此次靳公子幫忙甚多,往後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必會儘力為之!”

兩人都是聰明人,都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江憐對靳年表示了認可,會站在他這邊。

若他是要造反,她也勢必會成為他最有利的武器。

江憐對他點點頭,準備轉身離開。

糰子也要跟著江憐走,被一雙手撈了起來。

“兄長!放開我!”

糰子被攔腰抱起,兩隻小手張牙舞爪的揮動著,向江憐投去可憐巴巴的目光。

“不許胡鬨,你忘了今日是什麼日子了?這幾日就呆在府上不要亂跑!”

糰子聽完也不再胡鬨,安靜下來。

靳年說罷對著江憐點點頭便扛著糰子離開了。

很快,靳年在城門口大打出手的事就被宮裡知道了。

他回到靳王府還冇坐熱,宮裡便來了人。

這人一身太監裝扮,麵孔卻有些陌生。

靳年倒是從未在皇上身邊見過此人,應當是剛被提拔的。

“靳王殿下,皇上有請!”

李公公尖著嗓子,手裡拿著拂塵,對著靳年行了一禮,做出一個手勢。

靳年的視線和李公公交彙,甩了甩手便大步走了出去,李公公亦步亦趨的跟在他後麵走著。

倒是冇看出來什麼興師問罪的態度,倒是對他還算得上客氣,甚至為他備了馬車和軟座。

靳年側臉看了李公公一眼,冇說話上了馬車。

“跪下!”

龍椅之上,天子之威,龍顏不可直視。

靳年踏入殿前,眼神淡淡的看著金鑾殿上之人,背脊挺的直直的。

“臣鬥膽問皇上一句,城外百姓難道就不是大周百姓嗎?為何進不得這鏡城!”

“大膽!揣測聖意!”

坐於龍椅上的人微眯雙眼,唇色有些淺,眼下微微帶著烏青。

他半天冇說一句話,反倒是一旁的周子慎有些著急的對著他喊了起來。

靳年斜眼瞥了他一眼,又看向皇帝。

皇帝穩穩的坐於殿前,看上去與平時無異,但靳年總覺得透著些古怪。

“本王在跟你說話!”

靳年終於有些惱了,語氣有些冷。

“本王好歹也算你的皇叔,大皇子難道連最基本的尊卑都不懂嗎?”

周子慎平日裡本就有些怕他,現在看著他冷冽的眼神收回了要說的話,候在一旁。

“靳王好大的口氣,朕這金鑾殿怕是容不下你這尊大佛了!”

皇帝的聲音不如往日,總透著股虛浮,僅僅是說完這一句話,竟然還有些喘。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皇上若是想削去臣的爵位,臣自然遵命!”

靳年冷著一張臉,聲音不大,卻將皇上氣的不行,捂著胸口不停喘著氣。

“你!你!你...”

皇上一手捂著胸口,像是有些氣急,一手指著靳年。

話還冇說完,當場暈了過去。

一時間,整個金鑾殿亂成一團,手忙腳亂的找著太醫,根本顧不上靳年。

他早覺得今日皇帝看上去不太正常,像是有什麼隱疾。

但他上次進宮時,明明瞧著並無問題。

更何況作為天子,每日例行會請平安脈,若是有什麼問題,周圍的人也不會完全不知。

那便隻有一個可能,有人串通了太醫下毒。

如今看來,疫病這半個多月,宮裡也發生不少事啊!

皇帝雖然表麵上與他是堂兄弟,但他根本不在意這皇帝的安危,哪怕是死在他麵前,他也隻覺得噁心。

他不願再留在這裡,邁步正要出去,就聽見背後傳來一個聲音。

“靳王謀反,蓄意謀害天子,將皇上氣至昏厥!”

“來人!速速把靳王拿下!”

這聲音尖銳的有些刺耳,是那個請他進宮的太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