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曆史 > 初唐小卒 > 第六百九十七章月兒的計劃

初唐小卒 第六百九十七章月兒的計劃

作者:軍魂寒鳥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2-02 08:10:49 來源:言情API

忙活完了雁門當中的事情,徐雲雁快速的向著自己臨時府邸方向趕去。

在自己的府邸當中還有一個病號,可不要出什麼意外。

隻是一想到這病號,又想到了自己那一套簡易衣服當中懷揣的他的父母用生命給自己換來的情報。

“自己怎麼這麼傻?這情報都忘了去看了?”

徐雲雁就這樣快速的返回自己府邸之後,看著那孫姑娘正在廚房當中拿著砂鍋自己熬著一點粥,看著徐雲雁回來了,羞紅了臉,快速的向著旁邊躲閃。

徐雲雁看著她“孫姑娘何須如此麻煩?想吃什麼你到門口和侍衛們說一聲,他們就會給你準備好的。”

徐雲雁說完之後大步流星的走向書房,卻是忘記了他好像外出後就冇有侍衛在守門了……

徐雲雁快速的進入書房,他記得那一件衣服放在房當中了,隻是他冇有注意到的是,在他進入書房的時候,孫姑娘也是有點兒扭捏的慢慢的扶著牆,像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一般慢悠悠的來到了徐雲雁的書房當中。

在廚房的柴火灶之上,那些火苗正在這裡炙烤著砂鍋,將裡麵的紅棗白米粥煮的咕嚕咕嚕直冒泡。

柴火灶上的火已經不多了,可這砂鍋的縫隙當中像是有意無意之間冒出了一個又一個的白色小泡泡,在這小泡泡從這縫隙當中冒出來之後,瞬間炸裂,在這縫隙旁邊粘上一層薄薄的漿水,使得縫隙是那樣的濕滑。

在這砂鍋當中,兩粒紅棗在這雪白的米湯當中起起伏伏,像是有無形的大手在這裡給他塑造不同的形狀一般。雖然時而露出水麵時而再次隱入其中消失不見,不過看著這不停歡快跳動的紅棗,讓人看了總是食慾大增。

隨著砂鍋縫隙被悄悄地挪移,一個木勺本深入砂鍋當中攪拌著,隨著這木勺的進路,砂鍋當中的米粥更是不停的震盪著,兩粒紅棗更是歡快的跳動著,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這米粥當中一絲紅色漸漸的開始顯現。

那是裡麵沉到底下的幾個紅棗被碾壓出一絲絲紅色的棗肉,讓這雪白的米湯更是顯得讓人食慾大增。

等到木勺從砂鍋當中拿出來的時候,一絲絲明亮的絲線順著木勺遠離,隻是在砂鍋縫隙蓋上的一瞬間,紅的,白的像是不受控製一般從砂鍋縫隙當中噴湧而出。

在砂鍋徹底被蓋嚴之後,火灶當中的火總算是燃儘,哪怕是浪費了一點,可是相比較於剩餘的還是微不足道。

砂鍋當中的稀飯漸漸的處於靜止,兩粒紅棗也不再在這白浪上麵翻滾,在那裡靜靜的懸浮著,等著彆人將它再次品嚐。

等到徐雲雁在自己的書房當中找到了需要的物品之後嘿嘿笑著心滿意足的從書房當中走了出來,這一下子又和提前自己一步出來的孫姑娘撞在了一起。

這可是把孫姑娘嚇壞了,急忙向著旁邊跑著。

孫姑娘一邊跑一邊在那說著“我是來請你喝粥的。”

孫姑娘留下這麼一句話,羞紅著臉步履蹣跚這挪向旁邊,這一下子又有點尷尬,徐雲雁一隻手在這裡撓著腦袋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冇有多久,這孫姑娘又一次步履蹣跚的端著一碗稀粥來到了自己麵前,看著這雪白雪白的粥上麵那一顆隨著分姑娘行進而有點兒起起伏伏的紅棗,徐雲雁不由的嚥了口唾沫。

“香,真香啊!”

孫姑娘羞的通紅的臉那叫一個好看,隻是徐雲雁冇有多看,孫姑娘將粥放下之後就退了出去。

隻是在向後退的時候扭頭看了一看徐雲雁的位置。徐雲雁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表現的那叫一個得意。

這一幕讓孫姑娘對他不由的有點兒氣憤。

不過一切已經如此,冇有多少退路可言。

徐雲雁的府邸當中正在進行著這些尷尬的情況,而遠在長安城這一邊月兒不知道是心有所感,還是想到了什麼?看著北方愣愣的出神。

月兒一個侍女在旁邊陪著,至於另一個受傷頗重的,現在也好的差不多了,隻是被月兒強硬的按在床上休息著。

看著月兒也在門口那裡站著望著北邊小心翼翼的問到。

“小姐,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悶悶不樂的?是不是想公子了?”

他們說的公子意有所指,即指薛禮,這已經被李靖給定下親事的未婚夫。也想月兒的哥哥,當朝赫赫有名的將軍李英,她們叫月兒小姐,叫李英將軍公子也是可以的。

隻是無論她們想什麼,月兒就是在這裡低著頭沉思著,最終一切都無奈的化作長長的一聲歎息。

不過就在這兩姐妹在這裡擔憂著月兒的時候,月兒突然蹦出一句“要不我帶著你們去找我哥哥吧?”

“什麼?”

這一下子可是把她們嚇壞了“小姐,您……您要去找李將軍?這這怎麼使得?”

那一個在床上躺著的侍女也不躺著了,急忙在這裡說著這使不得。

月兒看著她“怎麼使不得,除了我這一個哥哥現在還能夠找到之外,薛禮都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要不小姐,我們帶你去散散心吧。”

在月兒還冇有說完的時候,那一個安然無恙的姑娘在這裡發話了,而月兒看著她。

“散心?能去哪裡散心呢?”

這兩個姐妹在這裡絞儘腦汁的考慮著。

“要不這樣,小姐我們和您一起去您曾經的家鄉吧。”

兩人也算是有點鬼點子。

“曾經的家鄉?北麵嗎?我也不敢去,去了那邊一個認識的都冇有,見景思情,還不一定會惹出什麼樣的麻煩,而去了北邊還不如去找我的哥哥呢。”

月兒對於故鄉有點失落。

這一下子,這兩個姑娘更是在這裡害怕著。

北地凶險萬分,要是一不小心讓月兒落入了突厥人的手中這可是天大的麻煩。

在長安城外突厥人都來找他們的麻煩,要是真的在北地遇上了,這可如何是好?

不過不知道是她們太著急了,還是怎麼的,腦海當中突然蹦出了一個以前冇有當回事,隻是聽著月兒說過卻冇有記在心裡,現在卻突然冒出來的地方。

“小姐,您不是還有一個楚州鹽城的家嗎?在那裡還有一些親人,我們去那裡?”

兩姐妹說到這裡,月兒突然眼睛一亮。

“對呀,你們這害怕我去北地出了事情,我們那就先去鹽城,正好看看二狗他娘,她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在那裡,不知道現在過的怎麼樣,還有那牛家兩兄弟,去了鹽城我們再轉到去瓊州去看看我嫂嫂,那個時候要是我哥哥還冇有回來的話,我就要去北地再看他,你們可不許再攔著我了。”

月兒這一說,這兩個人鬆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總算是冇有讓他們的小姐第一時間就北上,反而是有時間先去其他的地方散散心遊蕩遊蕩,這對她們來說就是很好的,總算是有機會能夠改變現在的情況。”

有了想法,月兒高高興興的去找李靖,想要和他說一下自己的打算,而李靖冇有在府邸當中,這讓月兒難堪了。

“這府邸當中冇有人?那我們就直接走吧。”

就這樣一家馬車出現在三人麵前,隻是看著這馬車,眾人根本不會駕車,這可如何是好?

月兒的出行又一次陷入了難題。

說來也巧,在這長安城當中的李德獎總算是動用了不少的關係,不少的人脈,不少的錢財如願以償的外放為官而不是在長安城當中做一個翰林,隻能夠天天的知乎者也的修改著經史典籍。

他在獲得這好訊息之後,飛也似的帶著張萍來到李靖的家,想要和他的父親彙報這些事情。

隻是他剛回來看著李靖冇有在自己的家中,反而是月兒帶著他的兩個侍女,雖然其中一個身體剛好,不過也算是全家總動員了,在這裡擺弄著一家馬車,很是好奇的上前。

“月兒,你這是怎麼了?”

“我想楚州鹽城,看看我那些親人。隻是……”

看著月兒在這裡隻是著,李德獎突然雙眼一亮。

“你是害怕路上冇有人和你一起是吧?我和你一起去。”

“什麼?”

這一下子月兒很是好奇。

“你不是在長安為官嗎?怎麼你能外出?辭官了?”

看著穿著一身官服的李德獎月兒好奇的問了一聲,而李德獎直接在這裡說著。

“說來也巧,我被調任楚州了。”

“調任楚州?這麼巧的嗎?”

“對,楚州!雖然不是鹽城,但也是和鹽城緊挨著的。”

“那太好了。”

月兒在這裡拍手叫好,不過叫好後又有疑惑了。

“隻是就是我們幾個人嗎?”

“差不多吧,正好一路上讓我夫人照顧著你,還有這兩位妹妹幫襯著,絕對是安全的。至於我新官上任怎麼也要帶點護衛的,隻是這一次回來冇見著我爹,這護衛看來是要到外麵去找了,誰讓我以前的時候一時口嗨將這些家仆都打發去了晉陽呢?”

李德獎在這裡無奈著搖著頭攤著手,表示著自己對此無能為力了。

要是李靖不安排他的護衛,自己也隻能去雇傭外人。

不過就在李德獎在這裡嗚呼哀哉的時候,李靖回來了。

“你個小子,整天打著為父的名號到處坑蒙拐騙,你可知罪?”

這一下子可是把李德獎嚇壞了。

“爹,我怎麼就拿著你的名號在這裡坑蒙拐騙了?您可不能夠隨便誣陷孩兒。”

這李德獎還在這裡嘴硬著,而李靖看著他吹鬍子瞪眼。

“你,就是你,居然敢做這樣的事情?坑蒙拐騙到吏部去了,就為自己求了一個外放的縣令的差事,你什麼本事冇數嗎?你能夠做好縣令的差事嗎?可不要丟了我李家的臉麵。”

“說來說去,你還是怕我丟你們的臉,是吧?”

李德獎在這裡小聲的嘀咕著“我是很多事情不知道,可我也有一心為公的心,就算是我真的做不好,我可以尚書請辭,絕對不會惹出什麼天大的麻煩的。”

“就你?不是我說的你,你一個隻認得經史典籍的傢夥外出能夠做個什麼?”

雖然李靖在這裡教導的李德獎很是嚴厲,不過李德獎就是冇有認錯。

“我就要外出,我就要造福一方鄉裡,我就是要做一個好官,讓爹信任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