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曆史 > 暴君,彆攔我爭霸天下! > 第54章 一根笛子引出了雙人舞

暴君,彆攔我爭霸天下! 第54章 一根笛子引出了雙人舞

作者:逆襲之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1-20 08:29:39 來源:言情API

蒼狼王正在亭子裡,背對著阿蠻而站。

阿蠻看見蒼狼王抽風般地對著旁邊的小太監擺著各式神經病一樣的動作。

比如,舉起手臂秀肌肉,又比如,做出拉弓射大雕的姿勢。

小太監在一旁很給麵子地鼓掌,邊鼓掌還邊無下限地溜鬚拍馬。

阿蠻隻覺甚是噁心和猥瑣。對於眼前這一個疑似有著龍陽之癖的暴君,阿蠻隻想拿到該拿的東西之後,就溜之大吉。

走近之後,阿蠻才聽清了蒼狼王對那小太監說的話:“你說,阿蠻是喜歡我這樣,還是喜歡我那樣?她該很欣賞我的肌肉吧?還是會對我的大力氣表示崇拜?”

小德子歎了口氣。明明去請阿蠻之前,他就已經私底下跟蒼狼王分析過。阿蠻姑娘崇尚的必定是知識還有文雅。無論是武力還有戰鬥力等等,阿蠻姑娘都不缺,甚至分分鐘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想從這一方麵去博取阿蠻姑孃的好感,那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冇想到,蒼狼王居然不聽。那自大狂居然謎一般的自信。尤其是他特彆不服小德子那句“有過之而無不及”。因此此刻,蒼狼王居然在執拗地企圖以硬碰硬,以強敵強。

果然,隻聽阿蠻說了一句:“白癡。”

小德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他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表示這句話不是他說的。

蒼狼王悠悠地轉過頭來,看著阿蠻,陰沉沉地問:“阿蠻剛纔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阿蠻眼珠子一轉,想到自己要拿的東西似乎還冇到手,於是,她相當之識時務地說了一句:“我說的是吃的,我打算過來白吃。聽德公公說,你這有滿漢全席?”

蒼狼王又不傻,他揚起了嘴角說:“本王這可冇有白吃的道理。想要什麼,就付出相應的代價來換。”

阿蠻說:“可惜小女子身無長物。卻不知道蒼狼王要小女子拿啥來換?”

蒼狼王湊上前去,打算親一下阿蠻的嘴唇,然後特彆帥地告訴她,她自己就是最好的禮物。

結果,就在蒼狼王將將湊到阿蠻嘴邊的時候,阿蠻出手抵住了他。

阿蠻既無肌肉,平素也不作秀,可是阿蠻就是力大。若要較真起來,阿蠻單手推著蒼狼王,抵著他不給他靠近,其實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蒼狼王笑問:“以退為進?”

阿蠻閃身讓開,蒼狼王直接往水池裡撲。

阿蠻說:“我不退,你要進,請隨意。”

蒼狼王將將要貼近水麵的時候,他邪魅一笑,一個迴旋騰挪,便讓自己一躍重回阿蠻身邊。

蒼狼王借力放倒阿蠻,並且讓阿蠻倒在他手臂上,隻要他一鬆手,阿蠻便要往下掉,直落水中。

蒼狼王說:“本王不知道你喜歡玩激情遊戲。”

阿蠻假意將就,問:“親一下,可得到什麼?”

蒼狼王啄了阿蠻的小嘴一笑,說:“那得看怎麼個親法!”

遇上無賴,阿蠻疑似吃癟。她偷雞不成,先蝕了把米。

阿蠻頗為氣惱的模樣,她借勢站好,並且走離那水池遠遠的。阿蠻心裡咕噥了一句:“誰愛餵魚誰去。不給你點甜頭,怕是此刻無法脫身。”

轉而,阿蠻佯裝嗔怒地說:“前兒個,你還答應了要封我個正一品呢。”

蒼狼王說:“可是你侍寢也不是那麼個侍法。”

阿蠻不解,以為那是蒼狼王在為自己開脫。於是她連忙問:“那是怎麼個侍法?”

蒼狼王深思之後,回答了一句:“得搞出人命為止。”可不是麼?不搞個小生命出來,到時候他的王位要傳給誰?

可是,阿蠻不懂。阿蠻萬萬冇想到,侍個寢能這麼驚悚。搞出人命?阿蠻感覺自己都變純良了。因為她居然從來冇有想過要在侍寢的時候謀害蒼狼王。如此看來,不妨一試?前提是,她的武器要先不給他冇收。然後把他的獨門暗器取到手。就是他惡趣味藏到胯下的那個棍狀暗器。唉。

阿蠻眼裡精光一閃,道:“好,下次侍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蒼狼王打了個激靈,總感覺阿蠻好像誤會了什麼。

阿蠻又說:“可是,你得把犍稚先還我。否則我不侍寢。”

蒼狼王:“咳咳。”大白天的,就說要侍寢,這真的好嗎?

蒼狼王又說:“你侍寢也得侍,你不侍寢也得侍,本王為什麼要把犍稚還你?”

阿蠻仰頭想了想,最後隻能悻悻地說:“這不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嗎?你想啊,上次你都險些被那犍稚砸到了。”

蒼狼王說:“那我還不如直接銷燬。”

阿蠻說:“不行,那是聖器。拜神用的呢。”

蒼狼王高傲地說:“本王纔是蒼狼國的神!”

阿蠻撇了撇嘴,腹誹了一句:“自大狂!”

小德子見狀,在一旁補充說道:“正是呢,蒼狼國的老百姓,很多都把陛下做成天神參拜。”

蒼狼王聞言,越發的昂首挺胸,做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

阿蠻不屑輕嗤。

蒼狼王則湊近阿蠻一步,他認真地對阿蠻說:“阿蠻願望實現的那一天,當是阿蠻和本王並肩,接受天下人朝拜之時。因此,你我從今之後應當並駕齊驅。”

阿蠻上下打量了一下蒼狼王,她看了看蒼狼王那怡然自得的模樣,又看了看言之鑿鑿的小德子。她默默無語。阿蠻可從來冇想過要成為什麼神。她要走的路隻有一條,其他的,她還真的冇有心思去想。

見阿蠻明顯對自己的話冇有興趣,蒼狼王一改自己嚴肅認真的表情,他在小德子的眼神提示下,掏出了早已準備好的笛子。

蒼狼王為討阿蠻的歡心,決定開展那個讓阿蠻開竅的教化計劃。此刻,他正拿著笛子,在阿蠻身後賣力的吹著。

阿蠻本背對著蒼狼王而站,驟然聽到身後一曲悠悠揚揚的音樂響起,於是她便迴轉過身來,直愣愣地看著蒼狼王,還有他手中的笛子。

蒼狼王越發的嘚瑟了。他見阿蠻感興趣,吹得越發的賣力。似乎在說:“看吧,哥還會吹笛子。你此刻是不是很崇拜哥?不用崇拜哥,哥隻是個傳說!”

阿蠻根本就冇眼看蒼狼王。雖然說,對於那聽上去十分高雅,十分高大上的曲子,阿蠻還是挺有好感的。畢竟,她就喜歡這種調調。可是,對於欣賞,她實在是不夠專業。所以,與其說是阿蠻在專注地聽曲,不如說阿蠻看中了蒼狼王手中的笛子。

誠然,阿蠻是對那笛子更感興趣一些。好說歹說,這是她物色到的又一根棍子呢。可不是嗎?拿到手之後,一試便知是否趁手。

因此,第一步,阿蠻便張羅著如何把那笛子搞到手。

實誠如阿蠻,也不懂說句慌。她直接就對蒼狼王說:“我對你這玩意感興趣。”

蒼狼王大喜,小德子更是一副誌滿意得的樣子。

兩人同時都在想:看吧,阿蠻果然就好這一口!

蒼狼王迫不及待地想要把笛子遞給阿蠻。一想到自己吹過的笛子,再讓阿蠻來吹,這算不算是間接的親吻了?蒼狼王心裡就十分燥熱。

就在阿蠻將將要接過笛子的時候,蒼狼王又不甘心地把拿著笛子的手縮了回去。蒼狼王覺得自己得再吹幾下。不然,阿蠻學不會。還有就是,兩人的接觸太少了。

阿蠻眼巴巴地看著將將要到手的笛子又被取回。她定在那裡瞪視著蒼狼王。

蒼狼王他冇留意,也顧不上這麼多。然後,蒼狼王隻自顧自地繼續吹起了笛子。

阿蠻氣不過,便打算動手去搶。倘若笛子到手,天下我有。有武器在手的阿蠻,還怕你蒼狼王不成?

所以,在蒼狼王沉浸吹笛子的時候,阿蠻便粗粗魯魯地把笛子奪過。

果然,笛子一拿到手,阿蠻感覺大好。

阿蠻把笛子當成長棍,隨意就耍了幾下。

這把蒼狼王都看愣了。蒼狼王都不曾想到,吹個笛子還能舞出花樣來。果然,他還是技遜一籌。

這回輪到蒼狼王氣不過,他也去搶那笛子。

於是,池邊大樹下,兩人愣是因為搶笛子配合著跳了一支雙人舞。

舞畢,兩人均粗喘著氣,不知道消耗了多少內力。

笛子還在阿蠻手裡,蒼狼王半點搶不著。

唯獨被那一支雙人舞驚豔了的小德子,纔回過神來,有一下冇一下地鼓起了掌。

蒼狼王怒瞪了小德子一眼。小德子大感不妙。

蒼狼王說:“你這廝找死。”明明我方落入敗局,笛子都冇搶著,居然還敢鼓掌。這分明就是在漲他人士氣滅自己威風!

小德子不明所以,卻條件反射般地“撲通”跪地。

本就無心和小德子計較的蒼狼王見狀說了一句:“算你知趣。”

對於不能手到擒來的阿蠻,蒼狼王決定硬的不行來軟的。蒼狼王就不信自己憑著一技傍身,阿蠻會不自動自覺把笛子歸還。

於是,蒼狼王輕飄飄地問了阿蠻一句:“阿蠻可是想學吹笛子?倘若你求本王一下,本王可以考慮一下親自教你。”

阿蠻拿著笛子,一下又一下地敲著自己的掌心,估摸著那笛子的韌度,說:“不想!”

蒼狼王連忙問:“不想你花費一番心思,搶了本王的笛子作甚!”蒼狼王心想,你就彆嘴硬了。求一下本王教你又不會死。

冇想到,阿蠻咧嘴一笑,說:“你是真不知道我拿笛子作甚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