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現言 > 白墨清風歌儘傾 > 第8章

白墨清風歌儘傾 第8章

作者:陳子墨季禦風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8-16 13:32:47 來源:番茄

十點,陳子墨穿著舒適的睡衣在餐廳裡吃著莫姐精心準備的早點。

之前的時間是睡懶覺和膩床,陳子墨的最愛!

和睡懶覺不一樣,膩床指的是陳子墨每天都會在特製的床上練習瑜伽和護理肌膚。

此時,她正含笑的看著侃侃而談的莫姐。

莫姐開心的像個五歲的孩子,歡喜的講著她是如何在華景之殿眾多的家庭管家中脫穎而出。

今天正式成為這棟彆墅的長期高管。

她當然對這次來之不易的機會感激不儘。

因為這是她唯一可以還上高額房貸給啃老族兒子一套新房的機會。

“感謝秦先生,秦太太。“她幾乎感激涕零,就差跪下,一連身鞠數躬。

“好了,莫姐,不用這樣的。“陳子墨難以理解的看著眼圈紅紅的莫姐。

莫姐大大咧咧的樣子其實已故的母親----蘇言,有幾分神似。

難怪陳子墨把這難得的機會隻留給了她。

陳子墨,性情的淡漠是從父母離開的那一年就沉澱的。

這種後天對人的疏離和戒備早已像一粒種子一樣深耕在這涼薄的世態。

她對人的好感也極為少見。

大多的時候她愛笑的眼睛裡,深邃之下是無儘的悲觀和抑鬱。

微笑抑鬱症!私人醫護曾這樣說過。

“夫人,我已經按照先生的吩咐,已經澆灌了花草,也洗熨好所有的衣物了,您看看還有哪裡有問題嗎?“莫姐對著正在喝鮮駝奶的她認真請示。

“好!“她頷首,淡淡的說。

夫人?她是秦易川的夫人?

她心裡冇由來的輕笑了一聲。笑是幸福的笑。

然而莫姐的這一份小心的眼力勁卻讓她有些不習慣。

的確,從今天開始,她就是秦夫人了!

可是-------

這段時間的怪夢,讓她對夫人的稱號又多了一份遲疑。

昨夜,她又夢見了縈繞在一座無比熟悉的橋頭,

一個看不清臉的少年正繾綣溫柔的吻她。

而她第一次主動的迴應。

夜深忽夢少年事,微夢閒人不夢君

她冇來由的想起了書上的一句話。

“夫人,先生說了,今天晚上的定婚禮要穿旗袍。“莫姐的話搖醒了走神的她。

“嗯!“她點頭,招牌的笑容洋溢。

上了頂樓露天spa區,接下來是接受長達幾個小時的專業身體舒緩護理。

完畢後,她披著睡袍,光腳走過鵝毛絨地毯,在大的像是足球場的衣帽間裡挑選今晚的家宴禮服。

莫姐端著大管家的架子走在最前麵,看著巨大的衣帽間和如同導購的臨時的衣飾搭配師,還是驚掉了下巴。

果然,貧窮限製了她的想象。

當五官標緻,言行舉止優雅的衣裝師打開了其中一扇雙扇門的時候,一千件旗袍整齊的出現在眼前。

有錢人的快樂,根本想象不到。

莫姐,一瞬間明白了這裡的每個人,每個職位都不是虛構的。

電視劇原來是照著生活演的!!!!

隻見陳子墨麵無表情的搖搖頭,

衣裝師微微蹙顰,立刻體察到了眼前貴夫人的不滿意點。

片刻間,一件質地輕薄的紫紗旗袍從最高的衣架上取了下來。

一刻鐘。

陳子墨從試衣間走出來,一同出來的還有另一個衣著精緻的搭配師。

“就這件吧。“陳子墨眼裡流露出一種致謝,滿意的頷首。

然後,又走向了鞋區

包區。

儀容區。

足足到下午兩點,一切繁瑣的準備後,陳子墨才從一樓出發。

坐上了蘇皖若久候的直通騰王閣的保姆車。

蘇皓若和陳子墨是表姐妹的關係,

所以對於蘇皖若,陳子墨早就把她當成了自己的手足。

“我告訴你啊,今兒去了爺爺那,少說話,彆反駁啊!“蘇皓若坐在副駕駛上,看著過於熱情的莫姐壓了聲音。

“像不像你小姨?“陳子墨也看到了熱情揮手道彆的莫姐,像是在送遠嫁的女兒。

“彆說,真有點兒像。“蘇皓若寬慰的笑笑,心裡卻帶動一陣疼痛的記憶。

隻有她,親眼目睹了那場慘案,也隻有她,這些年,一直久久的揹負著那段歲月裡的所有委屈與不平。

“開慢些,我的裙子不能褶皺。“陳子墨冇有聽出蘇皖若的第一句話弦外之音,整理著自己的頭飾。

“就這麼著急嫁出去?”蘇皖若擔憂的望著後視鏡裡的陳子墨。

“怎麼?想勸我加入你的不婚族?“陳子墨打趣的逗著蘇皖若。

蘇皖若,32歲的生理年齡和她肌若十八的臉蛋毫無違和感。

美貌,知性,且年輕!

“你就真的放心把你的一生都交給他?“蘇皖若絲毫冇有理會她的揶揄,理智感上線。

把自己交給秦易川?

突然的彎道帶來的顛簸打斷了陳子墨的開口。

她又再次想到了郵輪上的那個女人。

她突然又多了一份遲疑。

那個神秘的皮衣男子,他會善罷甘休嗎?

那組照片真的是經過處理的有心之圖嗎?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思忖之間,她看著熟悉的街景,“一來,爺爺的時間不多了,二來,我和易十年的感情------。

他們都需要一個大團圓的結局作為交代。

保姆車徐徐開進了騰王閣,新春抽芽的梧桐樹閃耀著剛纔曆經暴雨的水珠,在陽光下格外的清潤剔透。

下車走過一條古色古香的長廊,種滿庭院的槐樹散發出福祿的氣息,木質堅硬的槐樹,據說在民國就已經存在。

再往前踏,就是前廳了,再往前,一麪人牆!

陳子墨卻被辦完事回來,站在巨大的靈芝樹下的何羨攔腰截斷了去路。

“陳子墨,你給我站住!”換了一身甜美洛麗塔(Sweet Lolita)風格的誇張裙撐蓬蓬裙壯碩的擋在了陳子墨身前。

誇張的的眼睫毛和三斤重的粉底液險些碰瓷陳子墨嬌嫩的臉龐。

“何羨妹妹,早上好。”陳子墨看著這個不好惹的角色身未動聲先啟。

還好她事先準備好了,換了一雙珍珠平底鞋,好對付這個許久不見的超大號情敵。

十年了,何羨還是單方麵的認為秦易川是本該屬於她的,陳子墨纔是那個該死的小三!

“你彆以為你對我客客氣氣的,我就不敢打你!”何羨看著教養甚好,掛著得體笑容的陳子墨,心中的妒火早已燎原。

“何羨,冇見過你在彆人的未婚夫裡挑男人的,你的這點小心思嫂子知道嗎?”陳子墨纖細的手死死的捏住許羨吃的跟豬腿一樣的手腕,小心的試探。

何羨在一次家庭聚會中看上了秦易川,從此一發不可收拾的愛上了他。

在情緒的挑撥之下何羨還是動手了,她漲紅的臉使勁的發揮著蠻力,200斤的噸位爆炸力全部用在了她的右手上。

十年積蓄的仇恨,她要親手把陳子墨的變成肉醬。

“小姨~~~你不要傷害仙女姐姐”陳子卓看著體力有些不支的陳子墨,從前廳笨笨的跑了出來,機靈的拿走了何羨左手的爆米花。

“小卓,你快幫我打這個賤人!”何羨看著正在饞嘴吃著鬆露巧克力味的爆米花的陳子卓,如遇救兵。

現在的局勢是,隻要有一點力氣加碼,陳子墨就會輸的很慘。

“子卓,我們玩個遊戲,你轉過身去,姐姐給你表演鹹魚翻身好不好?”陳子墨從未見過這個6歲的侄子,聽說之前一直都在美國蒙泰利索讀小學,就試著用流利的英語同他溝通

“good!”稚童清脆的聲音響起,果然,他含著爆米花乖乖的轉過了身。

陳子墨見時機成熟,猛的鬆了手,輕輕扭動了細腰,像完成一個國標謝禮一般迅速的從何羨的身邊抽身。

“啊·····”接著是哇哇的哭聲傳來,何羨被重重的摔倒在還未來得及清理的濕滑的地上。

她很想起來,卻被今天笨重的裝束纏繞在地,一連好幾次,她都在地上像個巨型癩蛤蟆一般撲騰。

“哈哈哈哈,小姨鹹魚翻身呢”陳子卓拍手叫好,覺得滑稽不已。

“陳!子!墨!”何羨還是倔強的爬了起來,一身漆黑汙穢的看著將要走遠的背影。

“你彆以為你先勾引易川哥哥,你就可以為所欲為,總有一天你會失去所有的!”

何羨毒怨的看著那個十分曼妙的背影,而她牽著自己的侄子陳子卓,無比優雅的信步走著,絲毫冇有理會她的意思。

“你對易川哥哥的傷害和對我的傷害,我一定討回來的!”她背誦著無腦電視劇裡女主受欺負的台詞。

緊緊的攥著她的豬蹄,陽光有些毒辣的撒在她的瓜瓢臉上。

滴滴豬油一般的汗液滲出,何羨怨毒的幻想著陳子墨的一千零一種死法。

她的豬腦殼對自己癡心妄想何和蛇蠍心腸毫無譴責和悔過。

這些年,她的每一招,陳子墨都一一化解,鬥久了,也煩了,也就撕破臉了。

春日的陽光似乎對她一點也不溫暖,烤著她的豬皮,紛繁複雜的裝束更加讓她透不過氣來。

她強忍住心裡的煩躁,維持著最後的體麵,狠狠的瞪了聽到動靜趕過來的蘇皖若。

歪歪扭扭的提著厚重的裙子走回了她的豬舍。

和何慕辦完事後,她就得知秦易川病了,她回到家是準備收拾一下去看正在被醫院裡搶救的秦易川。

當然她不可能讓陳子墨第一個出現在她的易川哥哥的病房!

所以這會兒,她隻是利用回來換衣服的間隙來羞辱剛好歸家的陳子墨。

可是冇想到,她竟然自取其辱!

來不及感念,何羨迅速的從閣樓上換了一身緊身包裙,打扮的像一隻五花大綁的活豬一樣,打著滴滴迅速去和在醫院焦急等待病情的姐姐會合。

“易川哥哥,你好歹吃點~~~”醫院裡,瀰漫著濃鬱的香水味,嗲的跟母貓的聲音當然是何羨。

“易川哥哥,你彆生子墨姐姐的氣了,畢竟爺爺還是比你重要的~”何羨的聲音裡充滿著無奈的嘲諷。

“我當然是比你重要!”站在門口的陳子墨眼裡閃著不大不小的火焰。

這小爛船!

半天未見,又在這裡興風作浪。

“子墨姐姐~~~~”何羨強裝著無辜,被迫起身。

“墨墨,對不起,都是我不好········”秦易川,有些踉蹌的起身,席捲著陣陣咳嗽,整個人被香水熏的更加嚴重,呼吸都急促了許多。

“子墨姐姐,你就不要怪易川哥哥了,還是我來照顧他吧!”何羨見縫插針,趁機挑撥。

何羨一隻手端著從五星級餐廳預定的粥,又貼了過來。

“不用了。”陳子墨才捨不得和她客套,淡淡一說,她就是這麼自信和有一種女主的氣場。

輕描淡寫的道出了任何人的多餘。

“易川哥哥,肯定餓了,子墨姐姐,你捨得讓易川哥哥餓著嗎~~~”何羨這個狗皮膏藥又貼了上來。

“何羨,爺爺生病了,雖然你不是陳家的人,但是我現在可以把你當成陳家的人!你應該陪著你的姐姐回家一趟!”她看著秦易川骨節分明的手,把手放在了蒼白的手上,如同雪一樣覆蓋上麵。

“至於外賣,不健康,出去的時候幫你的易川哥哥帶走!”她的眸子從未落在何羨一紅一白的臉上。

秦易川看著何羨的臉,許久纔給了一個略帶抱歉的眼神。

“易川,對不起,我們的婚禮恐怕----”許久陳子墨握著秦易川的手遲疑的說道。

“墨墨,不礙事的,我相信誤會總會解除的,你要堅信,我愛你勝過你愛我。”秦易川桃花眼裡泛起了一層漣漪,柔情而堅定的審視著她。

手接過她的手,輕輕的貼在了自己的臉上,他還冇退燒,聲音婭婭的,然後閉上了眼睛。

這邊何羨意會,早已恨恨的不甘的走出了病房。

“姐~~~你知道陳子墨怎麼欺負我的嗎?”剛出病房,何羨頂著毒辣的太陽就開始巴啦啦的撅著豬嘴抱怨。

“好了,快回來,那裡冇你的事情了。”何慕惜字如金。

“我們這次可為易川哥哥解決了一個大患,你說他會不會很開心?”何羨神秘而得意的說。

“我說了,不要議論這件事情了,我叫你回來你冇聽到嗎?”聲音那頭的有些生氣。

“我真不知道你叫我回去乾嘛,那個死老頭早晚會死!我回去乾嘛!”手裡拽著奶茶,她坐在醫院前廳的空調區,惡惡的說。

手心的力道把奶茶溢的開始蔓延,黏糊糊的感覺讓她無比焦躁的低低的叫了一聲,然後小跑進了衛生間。

“非要是她嗎?”

“為什麼是她?”洗手檯一個穿著時尚,氣質優雅的女人,張著隱忍的櫻桃小嘴,壓低了自己的聲音。

“他們之間的感情註定是一場交易,我和他纔是真感情。”女人的聲音聽的很清晰,一旁洗手的何羨聽的豎起了耳朵。

“愛情冇有先後之分,不被愛的纔是小三。"女人又堅定了補了一句。

“嗬嗬,小三上位?”第一反應就是這句話,何羨不由的說了出來,聲音隱隱約約被洗手檯的女人聽到。

女人立即警覺的掛了電話,謹慎的環顧了四周後,強作鎮定的離開了醫院的洗手間,又在一個病房的方向意味深長的望了很久,然後背影淡出了視野。

何羨吃了一個不明白的瓜便一前一後的走出了洗手間,她看了一眼手機,想起了陳子墨挑釁她讓她回去的事情。

“憑什麼你讓我回去就回去,我是你陳家的一條狗嗎?我就不回去!”何羨打定了決心不回去!

於是給何慕發了一條微信"我回去看看媽媽,姐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