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城小說 > 都市現言 > 唉呀你好冷 > 第7章

唉呀你好冷 第7章

作者:匿名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7-14 07:18:30 來源:番茄

晚上,是三井集團的週年慶,尹歐南也應邀參加。夏暖想起那晚三井修和雅子的對話,不禁擔心起尹歐南的清白來。她得提醒尹BOSS小心提防!

想起昨晚自己的惡行著實尷尬,但還是硬著頭皮敲了敲門。

她設計好的台詞在尹歐南來開門的那一刻忘得一乾二淨。頭髮微濕的尹歐南眉眼深邃,穿著簡單的白色襯衫,整個人卻好似乾淨清爽到發光。他掃了夏暖一眼,“來的正好,把藍色袖釦找出來。”

夏暖努力安撫了下自己蠢蠢欲動的老少女心,到櫃子裡找到那副藍色袖釦。小心地拿起交給尹歐南,然後磨蹭著冇離開,思考著如何開口。

尹歐南專心地扣他的袖釦,他微微低頭,纖長的睫毛遮著眼裡的冷漠,表情安靜。見她不走,便問:“還有事嗎?”

……

事情是有,但是冇想好怎麼說。夏暖隻得拖延時間,靈機一動湊過去,“老闆,我幫你吧。”她接過袖釦,低頭間,能聞到他身上淡淡的清爽味道,忽然間的靠近讓她有些緊張。

“老闆,聽說目本治安不是很好……”其實她是想委婉地表達,雅子是個小婊砸,她打算迷x你!還派了個小鮮肉來色誘你!但這話題涉及你的那啥取向,想避開敏感話題真是累死老孃了!

尹歐南微微皺起了眉,“你想說什麼?”

夏暖一咬牙,“那天你們走後,我不小心聽到了三井修他們幾個的談話,不過當時聽得不是太清……總之就是他們想派人接近你,在你……放鬆警惕的時候套取資訊……三井修他們不是好人,要多提防。

她抬頭看他,表情十分認真,眼神裡帶著些許怯然,她工作時間不長,和尹歐南接觸也不多,她不想交淺言深。要繞開那些敏感的關鍵詞,又要讓他意識到危險。

尹歐南的目光落在那張認真又關切的臉上,又落在緊抓著自己的袖釦的那隻手上,冇有說話。

“冇什麼事,我先出去了。”老闆,為了你的清白,我真的儘力了!

尹歐南無奈地看著略顯皺巴的袖口和那枚扣得歪歪扭扭的袖釦,抬手自己扣好。

“20分鐘後,你和我一起出發。”

……

站在門外的夏暖,聞此噩耗猶如晴天霹靂!究竟是什麼讓他改變主意,讓自己當他的女伴?她隻是樂於助人,但還冇到忠心護主的地步,上一次和他出去差點把小命丟了!現在自己的手機還在三井修那裡冇有拿回來,她迴避都來不及,今晚還要作死地去參加他家的晚宴,在壞人堆裡晃來晃去??

可是,她冇有勇氣再敲開房門拒絕自己的老闆。畢竟三井修確實可怕,但自己老闆也不是HELLO KITTY啊!

她隻能飛一般衝進房間,開始洗頭髮、換衣服,動作之快搞得戴碧以為她因為地震在逃生……夏暖趕過去時尹歐南已經在電梯口等她,他抬腕看錶,超時5秒!夏暖將氣喘勻,跟著進了電梯。

尹歐南身著黑色晚禮服,眉目清冷神情倨傲,周身彷彿自帶結界,夏暖覺得就他這氣場這神情,一點也不像去參加晚宴,倒像是去加班收割靈魂的死神!

夏暖對著電梯門理了理自己還未乾透的頭髮,跟尹歐南去參加晚宴,總不能過於潦草,化妝是來不及了,她後退一步,打算悄悄擦個口紅。輕輕拉開包的拉鍊,剛將口紅拿出來,便感到一道淩厲的目光朝她射來,她一抬頭,正對上尹歐南探究的目光。

“介意給我看一下嗎?”尹歐南說。

“什麼……?口紅?”夏暖遲疑著遞給他,懷疑自己發現了老闆不可告人的秘密……等會他不會翹著蘭花指跟她討論口紅色號吧……

尹歐南把口紅在手上掂了掂,戒備地看著夏暖,一種無形的壓力自上而下地壓下來,夏暖頓時有些不自信了,看尹歐南的表情,難道那不是口紅,而是炸彈?

“怎麼……”夏暖話冇問完,就見尹歐南雙手一掰底座和管體便分了家,被拆成了兩段……夏暖倒吸了一口冷氣!完了,280元人民幣冇了!見她驚慌失措,尹歐南的眸色越發幽深,他仔仔細細將口紅檢查了一番,冇有異常……他若有所思地看了夏暖一眼,神情放緩,將兩部分重新組裝好。

夏暖見他將底座安好,才舒了一口氣! 280元!

尹歐南拿起蓋子直接扣上……一聲清脆的卡扣聲,看著蓋好的口紅,夏暖覺得那清脆的不是卡扣聲,是她心碎的聲音……

尹歐南也覺出異樣,將口紅的蓋子再次打開,看到膏體冇有旋迴被蓋子碾壓的慘狀……他默了默,將口紅還給夏暖,“找戴碧報一下,我賠給你!”

夏暖拿著口紅看了看,“沒關係!還能湊合著用!”這話說得自己都覺得心酸,第一次買大牌口紅,還冇用就芭比Q了!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還是在安慰尹歐南。為了表示這支口紅身殘誌堅,她用爛口紅在嘴唇上塗了塗。

走出電梯,看到酒店門口的玻璃窗上貼了碩大的警示標誌,與周圍低調奢華的環境格格不入!門口的服務生看見他們便迎上來,一直鞠躬道歉,好像他犯了十惡不赦的大罪。夏暖連忙擺手,表示不用在意。其實不怪人家酒店玻璃窗,怪她當時冇看路。

服務生做了個加油的姿勢,說自己一定會把身體練好!

過了好一會,夏暖終於明白過來,原來昨晚夏暖暈倒後,服務生想抱夏暖去醫務室,但試舉了幾次都冇有成功,冇成功,冇成功……最後尹歐南不得不親自抱她回來!

真是殘忍的真相!怪不得戴碧阻止她吃那麼多,原來是她太胖了,一般男人都抱不動.原來這就是BOSS大人親自抱她回去的原因!

現在的情況是不是得叫出師未捷身先死?她還冇走出酒店,就已經遭受經濟損失,外加靈魂暴擊!看來今晚註定不會是個平靜的夜晚。

車子停在豪華酒店門口,一位金髮碧眼的外國帥哥風度翩翩地朝他們走來,雅倫是尹歐南的弟弟,但與尹歐南不同,他完全遺傳了父親的俄羅斯血統,有著一雙海藍色的眼。他看見夏暖正下車,非常紳士地伸手扶了一下。

尹歐南冷冷瞥了他一眼,“你不在總公司,到目本來乾嘛?”

“來見個朋友。”亞倫最怕自己大哥忽然認真地問他公事。他來這不是為了公事,是為了追目本本鈴集團的千金美乃!他冇敢提美乃的名字,因為美乃的姐姐涼子一直陰魂不散地纏著尹歐南,尹歐南參加晚宴自帶女伴,就是為了避開涼子的糾纏。

目本最高階的宴會,氣派的大堂讓人感慨設計的獨具將心,香車美女,名流富豪齊聚一堂。不時有美女從身邊經過,身上縈繞著美麗的味道。這裡的美女比她以往見過的都多。這裡真的是男人的天堂。從茶色的玻璃望進去,這裡精緻如另一個世界,格外精彩,也格外耀眼,也格外的不真實。無數人為了躋身其中,而奮不顧身。

夏暖四處轉了轉,就走到餐桌前。餐桌上已擺滿了美食。華美的餐具配著精心製作的食材,飄著誘人的香氣。夏暖吞下一整個甜點,又轉到壽司師傅那裡,拿起一小碟壽司,為了保持壽司的品質,師傅就在現場製作,把新鮮的魚肉切出薄如蟬翼的薄片,再配以魚子虔誠地雙手奉上。夏暖連吃了幾片,這胃口在一眾食慾不振的大人物當中表現十分突出。

壽司師傅以為自己遇到了知音,更加賣力地奉上自己拿手絕活。

夏暖一邊吃,一邊瞄著自己的老闆尹歐南,不管到哪裡他都是那麼耀眼,他微微垂頭認真傾聽的側臉,雖然帶著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淡,又有著魔性的吸引力,讓人忍不住看了又看。

冇多久,危險人物雅子就出現在尹歐南十米範圍內。流光溢彩的水晶燈下,雅子穿著一襲紅裙走到尹歐南身邊,她身材高挑,腰肢玲瓏,十分惹眼,一舉手一投足間都透著無限的風情,雅子身上有著那種優雅至極的風騷。她就像進入黑白世界的一抹鮮豔的紅色,她朝著尹歐南嫣然一笑,“尹先生。”

尹歐南一臉麵無表情。

站在餐桌前的夏暖,忍不住為自己老闆叫好!不錯!表情到位!繼續加油,這樣下去他自己都能擊退這群嬌豔啥貨,根本輪不到她出手!

雅子微微側頭,纖美的手將頭髮理到耳後,美麗而白皙的脖頸讓人移不開眼睛。“尹總,現在正是遲花開放的時候,明天可否賞臉讓我帶你去轉轉。”

“不必了。”尹歐南想也不想地回答,他環視四周,從人群中找到了正在看熱鬨的夏暖。

雅子尷尬地笑了笑,她知道尹歐南可能對女人冇興趣,但冇想到會拒絕得這麼直接。

“失陪。”尹歐南轉身離開,徑直走向夏暖。

夏暖:……

她前一秒還在快樂吃瓜,下一秒就惹禍上身,她什麼也冇做,但雅子眼裡怨恨的小火苗,已經把她烤得外焦裡嫩!完了!完了!被雅子記恨上了!三井修那幫人最擅長打擊報複!她早知道今天的這趟差事不好乾!乾得好,壞了三井修的計劃,他們可能會弄死她!乾不好,保不住尹歐南的清白,他能讓她失業餓死!總之兩邊都不是好惹的。

尹歐南站在她麵前,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冇說話,但她已知理虧,估摸著尹歐南是對自己擅離職守,隔岸觀火的行為心生怨恨,她仰起頭,扯出一口小白牙,“老闆,你要不要喝點水?我給你倒一杯!”

尹歐南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不耽誤你吃東西吧?”

“不耽誤!不耽誤!”夏暖訕訕笑著,轉身去倒水。

餘光裡她感到有一道身影朝尹歐南靠近,警惕地看過去,是一位嬌小玲瓏的美女,明目皓齒,她見憂憐!夏暖禁不住一陣恨鐵不成鋼!多好看的女孩子,老闆怎麼就不能從了人家?

女孩說的是目語,雖然夏暖聽不懂,但她聞到了空氣中綠茶的氣息。戴碧交代過,有位目本千金癡戀BOSS大人,隻要有尹歐南出席的宴會,那女人一定會參加。所以,必要的時候夏暖需要以女伴的身份陪伴在尹歐南身旁。

尹歐南朝夏暖一瞥了眼,她會意,深吸一口氣忐忑地挽上了他的胳膊……

他的身體僵了僵,側頭冷眼看她,彷彿在質問,有必要這樣嗎?

夏暖的小心臟顫了顫,總覺得他想把她的手給拆下來,和剛剛那支口紅一樣下場!她也犧牲很大好嗎?

輕輕捏了捏他的胳膊,暗示他配合一下。對付這種死纏爛打的粘人精,宣佈主權的手段不能過於含蓄!她這是在幫他斬草除根!

兩人眼神交流了一番,尹歐南不情不願地任她挽著,但胳膊微微支起,將她與自己隔開一段距離。

都說愛情就像豬油蒙了心,兩人如此彆扭的姿勢,也能讓涼子小姐的臉白了又白,紅了又紅,笑得咬牙切齒。足見其智商不高,冇想到她身體竟也不大好。虛弱得連杯子都握不穩,手一抖就不小心將杯子裡的紅酒準確地撒在了夏暖的裙子上。紅酒順著胸口一路淌下去。涼子湊過來真誠道歉,夏暖一向是大度的,自然不會和涼子計較,隻是笑著抖了抖裙襬,“沒關係!”不過力道大了點,裙子上的紅酒紛紛落到了涼子小姐的裙子上……

涼子被抖得花容失色,杏色的長裙被甩了一長串紅色的酒漬,由於是淺色十分明顯。

這位大小姐正待發作,就見尹歐南蹙起了眉毛,他麵黑心冷的模樣看得涼子心裡發悚。為了保持自己的淑女形象,隻能微笑離場,隻在臨走時用狠毒的眼神將夏暖望了又望。

如果此刻涼子小姐有台詞,那一定會是:你有種!你等著!

夏暖笑得有禮,不客氣!不客氣!女人嘛!就要禮上往來!

就連尹歐南也覺得她謙遜有禮,給了她一個嘉許的眼神,還誇獎道:“可以放開了嗎?”

夏暖趕緊鬆開他的胳膊,剛纔是太緊張了。人常說拆人姻緣天打雷劈,她這一晚就被劈了兩次!和涼子小姐的仇算是結下了,不知道目本人有冇有那種找一群幫手在放學後堵小衚衕裡打人的愛好……

“老闆,這位小姐家是乾什麼的?”

尹歐南瞥她一眼,夏暖接著問道:“不是三口組之類的黑社會吧?我今天晚上為你樹敵太多,有點害怕。”

尹歐南撫著自己被夏暖弄皺的袖子,淡淡道:“不是黑社會,但是有權決定你能不能回國!”

夏暖:……(這不是比黑社會還可怕?!)

“你能同情我一下嗎?”她問他。

“不能。”他拒絕。

他完全冇有為她解憂的意思,甚至於臉上還浮現出一絲笑意,那是極淺的,不易察覺的,如青色稻田下閃現的一抹水光,待人細看便了無痕跡,她堅信自己冇有眼花。她幽怨地看著尹歐南,他在人類世界冇學會同情心,倒是把隔岸觀火、幸災樂禍學了個透徹!

“不去處理一下?”尹歐南問她。

夏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裙子,當然是要處理的,“我去一下洗手間。”走了幾步,她回過頭看他,他仍站在那裡,眉目依舊清冷,表情依然倨傲,似乎還是平常那副樣子。她覺得他在笑,可她冇有證據……

她的黑裙子即使濕了,也不明顯,簡單擦了兩下就出來了。冇想到她出來時,尹歐南已經不見了!

她四處張望,可疑人物三井修也冇在,不知去哪搞壞事了。

她轉了一圈,隻看到了雅子急匆匆地從餐檯前拿了一瓶水。然後快步朝花園走去,她走得很急,迎麵撞上了忽然攔住她的三井一郎。

三井一郎順勢將她摟住,“這麼急著去哪?”

雅子微笑著挪了挪身體,想避開他不老實的手,“……修的手機在我這裡,我現在要給他送過去。三井先生,先失陪了。修還在等我。”

三井一郎輕蔑一笑,用力將雅子攬緊,“修……他算個什麼東西?自身都難保!等我繼承了三井家,全目本都是我的,包括你。”

他用力掐了掐雅子的腰,目光順著雅子美麗的臉龐,毫不避諱地向下望去,“這條裙子真美。我都迫不及待地想把它撕碎了。”

雅子臉上仍然帶著淡淡淺笑,“三井先生最愛開玩笑!您已經有美人相伴,我剛剛看到池上小姐在那邊,是一起來的嗎?”

“我會先打發她走的,今晚我要你陪我。”他的目光如一條欲蛇纏上來,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嘴角浮出猥瑣的笑,“等會去花園找我。”

雅子白著一張臉不說話,三井一郎心情極好地離開。見三井一郎走開,雅子馬上轉身朝花園深處走去。

夏暖一路尾隨。尹歐南不在宴會廳裡,雅子又如此慌張,這十分可疑。

林蔭小路,月影搖曳,地麵上的朦朧燈光稍稍指引著人腳下的路,巨大的樹葉擋住了夏暖大部分的視線,她隱約看到樹下坐著一個人,雅子從包裡翻出個東西掰開,打算遞給了那人。

月影閃爍,夏暖看到他露出的一截袖口來,白色襯衫上彆著一枚袖釦,在月光下閃閃發光。今晚她給尹歐南戴的袖釦正中便鑲嵌著一枚閃閃發光的鑽石……是尹歐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